Menu
左傳
   成公十七年

【經】
十有七年春,衛北宮括帥師侵鄭。
夏,公會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邾人伐鄭。
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
秋,公至自會。
齊高無咎出奔莒。
九月辛丑,用郊。
晉侯使荀罃來乞師。
冬,公會單子、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人、邾人伐鄭。
十有一月,公至自伐鄭。
壬申,公孫嬰齊卒于貍脤。
十有二月丁巳朔,日有食之。
邾子貜且卒。
晉殺其大夫郤錡、郤犨、郤至。
楚人滅舒庸。

【傳】

十七年春王正月,鄭子駟侵晉虛、滑。衛北宮括救晉侵鄭,至于高氏。夏五月,鄭大子髡頑、侯獳為質于楚,楚公子成、公子寅戍鄭。

公會尹武公、單襄公及諸侯伐鄭,自戲童至于曲洧。

晉范文子反自鄢陵,使其祝宗祈死,曰:「君驕侈而克敵,是天益其疾也,難將作矣。愛我者惟祝我,使我速死,無及于難,范氏之福也。」六月戊辰,士燮卒。

乙酉,同盟于柯陵,尋戚之盟也。

楚子重救鄭,師于首止。諸侯還。

齊慶克通于聲孟子,與婦人蒙衣乘輦而入于閎。鮑牽見之,以告國武子,武子召慶克而謂之。慶克久不出,而告夫人曰:「國子謫我!」夫人怒。國子相靈公以會,高、鮑處守。及還,將至,閉門而索客。孟子訴之曰:「高、鮑將不納君,而立公子角,國子知之。」秋七月壬寅,刖鮑牽而逐高無咎。無咎奔莒,高弱以盧叛。齊人來召鮑國而立之。初,鮑國去鮑氏而來為施孝叔臣。施氏卜宰,匡句須吉。施氏之宰,有百室之邑。與匡句須邑,使為宰,以讓鮑國而致邑焉。施孝叔曰:「子實吉。」對曰:「能與忠良,吉孰大焉?」鮑國相施氏忠,故齊人取以為鮑氏後。仲尼曰:「鮑莊子之知不如葵,葵猶能衛其足。」

冬,諸侯伐鄭。十月庚午,圍鄭。楚公子申救鄭,師于汝上。十一月,諸侯還。

初,聲伯夢涉洹,或與己瓊瑰,食之,泣而為瓊瑰,盈其懷,從而歌之曰:「濟洹之水,贈我以瓊瑰。歸乎歸乎!瓊瑰盈吾懷乎!」懼不敢占也。還自鄭,壬申,至于貍脤而占之,曰:「余恐死,故不敢占也。今眾繁,而從余三年矣,無傷也。」言之,之莫而卒。

齊侯使崔杼為大夫,使慶克佐之,帥師圍盧。國佐從諸侯圍鄭,以難請而歸。遂如盧師,殺慶克,以穀叛。齊侯與之盟于徐關而復之。十二月,盧降。使國勝告難于晉,待命于清。

晉厲公侈,多外嬖。反自鄢陵,欲盡去群大夫而立其左右。胥童以胥克之廢也,怨郤氏,而嬖于厲公。郤錡奪夷陽五田,五亦嬖于厲公。郤犨與長魚矯爭田,執而梏之,與其父母妻子同一轅。既,矯亦嬖于厲公。欒書怨郤至,以其不從己而敗楚師也,欲廢之。使楚公子茷告公曰:「此戰也,郤至實召寡君,以東師之未至也,與軍帥之不具也,曰:『此必敗,吾因奉孫周以事君。』」公告欒書。書曰:「其有焉!不然,豈其死之不恤,而受敵使乎?君盍嘗使諸周而察之?」郤至聘于周,欒書使孫周見之。公使覘之,信。遂怨郤至。

厲公田,與婦人先殺而飲酒,後使大夫殺。郤至奉豕,寺人孟張奪之,郤至射而殺之。公曰:「季子欺余!」厲公將作難,胥童曰:「必先三郤,族大多怨。去大族,不偪;敵多怨,有庸。」公曰:「然。」郤氏聞之,郤錡欲攻公,曰:「雖死,君必危。」郤至曰:「人所以立,信、知、勇也。信不叛君,知不害民,勇不作亂。失茲三者,其誰與我?死而多怨,將安用之?君實有臣而殺之,其謂君何?我之有罪,吾死後矣。若殺不辜,將失其民,欲安,得乎?待命而已。受君之祿,是以聚黨。有黨而爭命,罪孰大焉?」壬午,胥童、夷羊五帥甲八百,將攻郤氏。長魚矯請無用眾,公使清沸魋助之,抽戈結衽,而偽訟者。三郤將謀于榭,矯以戈殺駒伯、苦成叔于其位。溫季曰:「逃威也。」遂趨。矯及諸其車,以戈殺之。皆尸諸朝。

胥童以甲劫欒書、中行偃于朝。矯曰:「不殺二子,憂必及君。」公曰:「一朝而尸三卿,余不忍益也。」對曰:「人將忍君。臣聞亂在外為姦,在內為軌。御姦以德,御軌以刑。不施而殺,不可謂德;臣偪而不討,不可謂刑。德刑不立,姦軌並至,臣請行。」遂出奔狄。公使辭于二子,曰:「寡人有討于郤氏,郤氏既伏其辜矣,大夫無辱,其復職位。」皆再拜稽首曰:「君討有罪,而免臣于死,君之惠也。二臣雖死,敢忘君德?」乃皆歸。公使胥童為卿。

公遊于匠麗氏,欒書、中行偃遂執公焉。召士匄,士匄辭。召韓厥,韓厥辭曰:「昔吾畜于趙氏,孟姬之讒,吾能違兵。古人有言曰:『殺老牛莫之敢尸。』而況君乎?二三子不能事君,焉用厥也!」

舒庸人以楚師之敗也,道吳人圍巢,伐駕,圍釐、虺,遂恃吳而不設備。楚公子櫜師襲舒庸,滅之。

閏月乙卯晦,欒書、中行偃殺胥童。民不與郤氏,胥童道君為亂,故皆書曰「晉殺其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