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成公四年

【經】

四年春,宋公使華元來聘。
三月壬申,鄭伯堅卒。
杞伯來朝。
夏四月甲寅,臧孫許卒。
公如晉。
葬鄭襄公。
秋,公至自晉。
冬,城鄆。
鄭伯伐許。

【傳】

四年,春,宋華元來聘,通嗣君也。

杞伯來朝,歸叔姬故也。

夏,公如晉。晉侯見公,不敬。季文子曰:「晉侯必不免。《詩》曰:『敬之敬之!天惟顯思,命不易哉!』夫晉侯之命,在諸侯矣,可不敬乎?」

秋,公至自晉,欲求成于楚而叛晉。季文子曰:「不可。晉雖無道,未可叛也。國大、臣睦,而邇於我,諸侯聽焉,未可以貳。史佚之志有之,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楚雖大,非吾族也,其肯字我乎?」公乃止。

冬,十一月,鄭公孫申帥師疆許田。許人敗諸展陂。鄭伯伐許,取鉏任、泠敦之田。

晉欒書將中軍,荀首佐之,士燮佐上軍,以救許伐鄭,取泛、祭。楚子反救鄭,鄭伯與許男訟焉,皇戌攝鄭伯之辭。子反不能決也,曰:「君若辱在寡君,寡君與其二三臣,共聽兩君之所欲,成其可知也。不然,側不足以知二國之成。」

晉趙嬰通于趙莊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