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文公四年

【經】
四年春,公至自晉。
夏,逆婦姜于齊。
狄侵齊。
秋,楚人滅江。
晉侯伐秦。
衛侯使甯俞來聘。
冬十有一月壬寅,夫人風氏薨。

【傳】

四年春,晉人歸孔達於衛,以為衛之良也,故免之。

夏,衛侯如晉拜。曹伯如晉會正。

逆婦姜于齊,卿不行,非禮也。君子是以知出姜之不允於魯也。曰:「貴聘而賤逆之,君而卑之,立而廢之,棄信而壞其主,在國必亂,在家必亡。不允宜哉。《詩》曰:『畏天之威,于時保之。』敬主之謂也。」

秋,晉侯伐秦,圍刓、新城,以報王官之役。

楚人滅江,秦伯為之降服、出次、不舉、過數。大夫諫,公曰:「同盟滅,雖不能救,敢不矜乎!吾自懼也!」君子曰:「《詩》云:『惟彼二國,其政不獲,惟此四國,爰究爰度。』其秦穆之謂矣?」

衛甯武子來聘,公與之宴,為賦《湛露》及《彤弓》。不辭,又不答賦。使行人私焉。對曰:「臣以為肄業及之也。昔諸侯朝正於王,王宴樂之,於是乎賦《湛露》,則天子當陽,諸侯用命也。諸侯敵王所愾,而獻其功,王于是乎賜之彤弓一,彤矢百,玈弓矢千,以覺報宴。今陪臣來繼舊好,君辱貺之,其敢干大禮以自取戾?」

冬,成風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