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僖公二十六年

【經】
二十有六年春王正月,己未,公會莒子、衛甯速盟于向。
齊人侵我西鄙,公追齊師至酅,弗及。
夏,齊人伐我北鄙。
衛人伐齊。
公子遂如楚乞師。
秋,楚人滅夔,以夔子歸。
冬,楚人伐宋,圍緡。公以楚師伐齊,取穀。公至自伐齊。

【傳】

二十六年春王正月,公會莒茲丕公、甯莊子盟于向,尋洮之盟也。

齊師侵我西鄙,討是二盟也。

夏,齊孝公伐我北鄙。衛人伐齊,洮之盟故也。公使展喜犒師,使受命于展禽。齊侯未入竟,展喜從之,曰:「寡君聞君親舉玉趾,將辱於敝邑,使下臣犒執事。」齊侯曰:「魯人恐乎?」對曰:「小人恐矣,君子則否。」齊侯曰:「室如縣罄,野無青草,何恃而不恐?」對曰:「恃先王之命。昔周公、大公股肱周室,夾輔成王。成王勞之,而賜之盟,曰:『世世子孫,無相害也。』載在盟府,大師職之。桓公是以糾合諸侯,而謀其不協,彌縫其闕,而匡救其災,昭舊職也。及君即位,諸侯之望曰:『其率桓之功。』我敝邑用不敢保聚,曰:『豈其嗣世九年,而棄命廢職?其若先君何?君必不然。』恃此以不恐。」齊侯乃還。

東門襄仲、臧文仲如楚乞師,臧孫見子玉,而道之伐齊、宋,以其不臣也。

夔子不祀祝融與鬻熊,楚人讓之,對曰:「我先王熊摯有疾,鬼神弗赦,而自竄于夔。吾是以失楚,又何祀焉?」秋,楚成得臣、鬬宜申帥師滅夔,以夔子歸。

宋以其善於晉侯也,叛楚即晉。冬,楚令尹子玉、司馬子西帥師伐宋,圍緡。公以楚師伐齊,取穀。凡師,能左右之曰「以」。寘桓公子雍於穀,易牙奉之,以為魯援。楚申公叔侯戍之。桓公之子七人,為七大夫於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