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左傳
   僖公二十五年

【經】
二十有五年春王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
夏四月癸酉,衛侯燬卒。
宋蕩伯姬來逆婦。宋殺其大夫。
秋,楚人圍陳,納頓子于頓。
葬衛文公。
冬十有二月癸亥,公會衛子、莒慶盟于洮。

【傳】

二十五年春,衛人伐邢,二禮從國子巡城,掖以赴外,殺之。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同姓也,故名。禮至為銘曰:「余掖殺國子,莫余敢止。」

秦伯師于河上,將納王。狐偃言於晉侯曰:「求諸侯莫如勤王。諸侯信之,且大義也。繼文之業,而信宣於諸侯,今為可矣。」使卜偃卜之,曰:「吉。遇黃帝戰于阪泉之兆。」公曰:「吾不堪也。」對曰:「周禮未改。今之王,古之帝也。」公曰:「筮之。」筮之,遇《大有》之《睽》,曰:「吉。遇『公用享于天子』之卦。戰克而王饗,吉孰大焉?且是卦也,天為澤以當日,天子降心以逆公,不亦可乎?《大有》去《睽》而復,亦其所也。」晉侯辭秦師而下。三月甲辰,次于陽樊。右師圍溫,左師逆王。

夏四月丁巳,王入于王城,取大叔于溫,殺之于隰城。戊午,晉侯朝王,王饗醴,命之宥。請隧,弗許,曰:「王章也。未有代德,而有二王,亦叔父之所惡也。」與之陽樊、溫、原、欑茅之田。晉於是始啟南陽。陽樊不服,圍之。蒼葛呼曰:「德以柔中國,邢以威四夷,宜吾不敢服也。此,誰非王之親姻,其俘之也?」乃出其民。

秋,秦、晉伐鄀。楚鬬克、屈禦寇以申、息之師戍商密。秦人過析,隈入而係輿人,以圍商密,昏而傅焉。宵,坎血加書,偽與子儀、子邊盟者。商密人懼曰:「秦取析矣,戍人反矣。」乃降秦師。秦師囚申公子儀、息公子邊以歸。楚令尹子玉追秦師,弗及,遂圍陳,納頓子于頓。

冬,晉侯圍原,命三日之糧。原不降,命去之。諜出,曰:「原將降矣!」軍吏以告,曰:「請待之。」公曰:「信,國之寶也,民之所庇也,得原失信,何以庇之?所亡滋多。」退一舍而原降。遷原伯貫于冀。趙衰為原大夫,狐溱為溫大夫。

衛人平莒于我,十二月,盟于洮,脩衛文公之好,且及莒平也。

晉侯問原守於寺人勃鞮,對曰:「昔趙衰以壺飧從,徑,餒而弗食。」故使處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