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陶淵明集
   卷五

賦辭三首

感士不遇賦并序

昔董仲舒作士不遇賦,司馬子長又為之。余嘗以三餘之日,講習之暇,讀其文,慨然惆悵。夫履信思順,生人之善行;抱朴守靜,君子之篤素。自真風告逝,大偽斯興,閭閻懈廉退之節,市朝驅易進之心。懷正志道之士,或潛玉於當年;潔己清操之人,或沒世以徒勤。故夷皓有安歸之歎,三閭發已矣之哀。悲夫!寓形百年,而瞬息已盡;立行之難,而一城莫賞。此古人所以染翰慷慨,屢伸而不能已者也。夫導達意氣,其惟文乎?撫卷躊躇,遂感而賦之。

咨大塊之受氣,何斯人之獨靈!
稟神智以藏照,秉三五而垂名。
或擊壤以自歡,或大濟於蒼生。
靡潛躍之非分,常傲然以稱情。
世流浪而遂徂,物群分以相形。
密網裁而魚駭,宏羅制而鳥驚。
彼達人之善覺,乃逃祿而歸耕。
山嶷嶷而懷影,川汪汪而藏聲。
望軒唐而永歎,甘貧賤以辭榮。
淳源汨以長分,美惡作以異途。
原百行之攸貴,莫為善之可娛。
奉上天之成命,師聖人之遺書。
發忠孝於君親,生信義於鄉閭。
推誠心而獲顯,不矯然而祈譽。
嗟乎!雷同毀異,物惡其上,妙筭者謂迷,直道者云妄。
坦至公而無猜,卒蒙恥以受謗。
雖懷瓊而握蘭,徒芳潔而誰亮?
哀哉!士之不遇,已不在炎帝帝魁之世。
獨祗脩以自勤,豈三省之或廢?
庶進德以及時,時既至而不惠。
無爰生之晤言,念張季之終蔽。
愍馮叟於郎署,賴魏守以納計。
雖僅然於必知,亦苦心而曠歲。
審夫市之無虎,眩三夫之獻說。
悼賈傅之秀朗,紆遠轡於促界。
悲董相之淵致,屢乘危而幸濟。
感哲人之無偶,淚淋浪以灑袂。
承前王之清誨,曰天道之無親。
澄得一以作鑒,恒輔善而佑仁。
夷投老以長飢,回早夭而又貧。
傷請車以備槨,悲茹薇而殞身。
雖好學與行義,何死生之苦辛!
疑報德之若茲,懼斯言之虛陳。
何曠世之無才,罕無路之不澀。
伊古人之慷慨,病奇名之不立。
廣結髮以從政,不愧賞於萬邑。
屈雄志於戚竪,竟尺土之莫及。
留誠信於身後,慟眾人之悲泣。
商盡規以拯弊,言始順而患入。
奚良辰之易傾,胡害勝其乃急。
蒼旻遐緬,人事無已。有感有昧,疇測其理。
寧固窮以濟意,不委曲而累己。
既軒冕之非榮,豈縕袍之為恥?
誠謬會以取拙,且欣然而歸止。
擁孤襟以畢歲,謝良價於朝市。


閑情賦并序

初張衡作定情賦,蔡邕作靜情賦,檢逸辭而宗澹泊,始則蕩以思慮,而終歸閑正。將以抑流宕之邪心,諒有助於諷諫。綴文之士,奕代繼作,並固觸類,廣其辭義。余園閭多暇,復染翰為之。雖文妙不足,庶不謬作者之意乎?

夫何瓌逸之令姿,獨曠世以秀群。
表傾城之艷色,期有德於傳聞。
佩鳴玉以比潔,齊幽蘭以爭芬。
淡柔情於俗內,負雅志於高雲。
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長勤。
同一盡於百年,何歡寡而愁殷。
褰朱幃而正坐,汎清瑟以自欣。
送纖指之餘好,攘皓袖之繽紛。
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
曲調將半,景落西軒。悲商叩林,白雲依山。
仰睇天路,俯促鳴絃。神儀嫵媚,舉止詳妍。
激清音以感余,願接膝以交言。
欲自往以結誓,懼冒禮之為諐。
待鳳鳥以致辭,恐他人之我先。
意惶惑而靡寧,魂須臾而九遷。
願在衣而為領,承華首之餘芳;
悲羅襟之宵離,怨秋夜之未央。
願在裳而為帶,束窈窕之纖身;
嗟溫涼之異氣,或脫故而服新。
願在髮而為澤,刷玄鬢於頹肩;
悲佳人之屢沐,從白水以枯煎。
願在眉而為黛,隨瞻視以閑揚;
悲脂粉之尚鮮,或取毀於華粧。
願在莞而為席,安弱體於三秋;
悲文茵之代御,方經年而見求。
願在絲而為履,附素足以周旋;
悲行止之有節,空委棄於床前。
願在晝而為影,常依形而西東;
悲高樹之多蔭,慨有時而不同。
願在夜而為燭,照玉容於兩楹;
悲扶桑之舒光,奄滅景而藏明。
願在竹而為扇,含凄飆於柔握;
悲白露之晨零,顧襟袖以緬邈。
願在木而為桐,作膝上之鳴琴;
悲樂極以哀來,終推我而輟音。
考所願而必違,徒契契以苦心。
擁勞情而罔訴,步容與於南林。
栖木蘭之遺露,翳青松之餘陰。
儻行行之有覿,交欣懼於中3997
竟寂寞而無見,獨悁想以空尋。
斂輕裾以復路,瞻夕陽而流歎。
步徙倚以忘趣,色慘悽而矜顏。
葉燮燮以去條,氣凄凄而就寒。
日負影以偕沒,月媚景於雲端。
鳥悽聲以孤歸,獸索偶而不還。
悼當年之晚暮,恨茲歲之欲殫。
思宵夢以從之,神飄颻而不安。
若憑舟之失棹,譬緣崖而無攀。
于時畢昴盈軒,北風凄凄。 392f392f不寐,眾念徘徊。
起攝帶以伺晨,繁霜粲於素階。
雞斂翅而未鳴,笛流遠以清哀,
始妙密以閑和,終寥亮而藏摧。
意夫人之在茲,託行雲以送懷。
行雲逝而無語,時奄冉而就過。
徒勤思以自悲,終阻山而帶河。
迎清風以祛累,寄弱志於歸波。
尤蔓草之為會,誦邵南之餘歌。
坦萬慮以存誠,憩遙情於八遐。


歸去來兮辭并序

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幼稚盈室,缾無儲粟,生生所資,未見其術。親故多勸余為長吏,脫然有懷,求之靡途。會有四方之事,諸侯以惠愛為德,家叔以余貧苦,遂見用為小邑。于時風波未靜,心憚遠役,彭澤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歸歟之情。何則?質性自然,非矯勵所得。飢凍雖切,違己交病。嘗從人事,皆口腹自役。於是悵然慷慨,深媿平生之志。猶望一稔,當斂裳宵逝。尋程氏妹喪于武昌,情在駿奔,自免去職。仲秋至冬,在官八十餘日。因事順心,命篇曰歸去來兮。乙巳歲十一月也。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
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
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
寔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
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乃瞻衡宇,載欣載奔。僮僕歡迎,稚子候門。
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有酒盈罇。
引壺觴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顏。
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
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
策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
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
景翳翳以將入,撫孤松而盤桓。
歸去來兮,請息交以絕游。世與我而相遺,復駕言兮焉求?
悅親戚之情話,樂琴書以消憂。
農人告余以春及,將有事於西疇。或命巾車,或棹孤舟。
既窈窕以尋壑,亦崎嶇而經丘。
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
善萬物之得時,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內復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
胡為乎遑遑兮欲何之?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期。
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
登東皐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
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復奚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