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東坡前集
   卷一

詩四十七首

辛丑十一月十九日既與子由別於鄭州西門之外,馬上賦詩一篇寄之。

不飲胡為醉兀兀。此心已逐歸鞍發。
歸人猶自念庭闈。今我何以慰寂寞。
登高回首坡隴隔。惟見烏帽出復沒。
苦寒念爾衣裘薄。獨騎瘦馬踏殘月。
路人行歌居人樂。僮僕怪我苦悽惻。
亦知人生要有別。但恐歲月去飄忽。
寒燈相對記疇昔。夜雨何時聽蕭瑟。
君知此意不可忘。慎勿苦愛高官職。
嘗有夜雨對牀之言故云爾

和子由澠池懷舊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
往歲馬死於二陵。騎驢至澠池。

次韻和劉京兆石林亭之作,石本唐苑中物,散流民間,劉購得之。

都城日荒廢。往事不可還。惟餘故苑石。漂散尚人間。
公來始購蓄。不憚道里艱。盡從塵埃中。來對冰雪顏。
瘦骨拔凜凜。蒼根漱潺潺。唐人唯奇章。好石古莫攀。
盡今屬牛氏。刻鑿紛班班。嗟此本何常。聚散實循環。
人失亦人得。要不出區寰。君看劉李末。不能保河關。
況此百株石。鴻毛於太山。但當對石飲。萬事付等閑。

壬寅二月有詔,令郡史分往屬縣減決囚禁,自十三日受命出府,至寶雞虢郿盩厔四縣,既畢事,因也朝謁太平宮,而宿於南溪溪堂,遂並南山而西至樓觀大秦寺延生觀仙遊潭,十九日迺歸,作詩五百言,以記凡所經歷者寄子由。

遠人罹水旱。王命釋俘囚。分縣傳明詔。循山得勝遊。
蕭條初出郭。曠蕩實消憂。薄暮來孤鎮。登臨憶武侯。
崢嶸依絕壁。蒼茫瞰奔流。半夜人呼急。橫空火氣浮。
天遙殊不辨。風急已難收。曉入陳倉縣。猶餘賣酒樓。
煙煤已狼籍。吏卒尚呀咻。
十三日宿武城鎮,即俗所謂石鼻寨也,云孔明所築。是夜二鼓,寶雞火作,相去三十里。而見於武城。
雞嶺雲霞古。龍官殿宇幽。縣有雞爪峰,龍官寺。
南山連大散。歸路走吾州。欲往安能遂。將還為少留。
回趨西虢道。却渡小河洲。聞道磻溪石。猶存渭水頭。
蒼崖雖有迹。大釣本無鈎。
十四日自寶雞行至虢,聞太公磻溪石在縣東南十八里,猶有投竿跪餌兩膝所著之處。
東去過郿塢。孤城象漢劉。誰言董公健。竟復伍孚讎。
白刃俄生肘。黃金漫似丘。
十五日至郿縣,縣有董卓城,其城象長安,俗謂之小長安。
平生聞太白。一見駐行騶。鼓角誰能試。風雷果致不。
巗崖已奇絕。冰雪更琱鎪。春旱憂無麥。山靈喜有湫。
蛟龍懶方睡。缾罐小容偷。
是日晚自郿起至青秋鎮宿,道過太白山,相傳云軍行鳴鼓角過山下,輙致雷雨。山上有湫,甚靈。以今歲旱,方議取之。
二曲林勝泉。三川氣象侔。近山麰麥早。臨水竹篁脩。
十六日至盩厔,以近由地美,氣候殊早,縣有官竹園,十數里不絕。
先帝膺符命。行宮畫冕旒。侍臣簪武弁。女樂抱箜篌。
祕殿開金鏁。神人控玉虯。黑衣橫巨劔。被髮凜雙眸。
十七日寒食,自盩厔東南行二十餘里,朝謁太平宮二聖御容。此宮乃太宗皇帝時,有神降於道士張守真,以告受命之符所為立也。神封翌聖將軍,有殿。

邂逅逢佳士。相將弄綵舟。投篙披綠荇。濯足亂清溝。
晚宿南谿上。森如水國秋。遶湖栽翠密。終夜響颼飀。
是日與監宮張杲之汎舟南溪,遂宿於溪堂。
冒曉窮幽邃。操戈畏炳彪。
十八日循終南而西,縣尉以甲卒見送。或云近官竹園,往往有虎。
尹生猶有宅。老氏舊停輈。
問道遺蹤在。登仙往事悠。馭風歸汗漫。閱世似蜉蝣。
羽客知人意。瑤琴繫馬鞦。不辭山寺遠。來作鹿鳴呦。
帝子傳聞李。巗堂髣像緱。輕風幃幔卷。落日髻鬟愁。
入谷音浴驚蒙密。登坡費挽樓。亂峰巉似槊。一水淡如油。
中使何年到。金龍自古投。千重橫翠石。百丈見游鯈。
最愛泉鳴洞。初嘗雪入喉。滿缾雖可致。洗耳歎無由。
是日遊崇聖觀,俗所謂樓觀也,乃尹喜舊宅。山脚有授經臺,尚在,遂與張杲之同至大秦寺。早食而別,有太平宮道士趙宗有抱琴見送,至寺作鹿鳴之引乃去。又西至延生觀,觀後上小山,有唐玉真公主修道之遺迹。下山而西行十數里,南入黑水谷,谷中有潭,名仙遊潭。上有寺三,倚峻峰,面清溪,樹林深翠,怪石不可勝數。潭水以繩鎚石數百尺不得其底,以瓦礫投之,翔揚徐下,食頃乃不見,其清澈如此。遂宿於中興寺,寺中有玉女洞,洞中有飛泉,甚甘。明日以泉二缾歸,至郿。又明日,乃至府。
忽憶尋蟆培。方冬脫鹿裘。山川良甚似。水石亦堪儔。
惟有泉旁飲。無人自獻酬。
昔與子由遊蟆培時,方冬,洞中溫溫如二三月。

太白山下早行至橫渠鎮書崇壽院壁

馬上續殘夢。不知朝日昇。亂山橫翠幛。落月淡孤燈。
奔走煩郵吏。安閑媿老僧。再遊應眷眷。聊亦記吾曾。

留題延生觀後山上小堂

溪山愈好意無厭。上到巉巉第幾尖。
深谷野禽毛羽怪。上方仙子鬢眉纖。
不慙弄王騎丹鳳。應逐常娥駕老蟾。
澗草巗花自無主。晚來蝴蝶入踈簾。

留題仙遊潭中興寺,寺東有玉女洞,洞南有馬融讀書石室。過潭而南,山石益奇,潭上有橋,畏其險不敢渡。

清潭百丈皎無泥。山木陰陰谷鳥啼。
蜀客曾遊明月峽。秦人今在武陵溪。
獨攀書室窺巗竇。還訪仙姝欸石閨。
猶有愛山心未至。不將雙脚踏飛梯。

石鼻城

平時戰國今無在。陌上征夫自不閑。
北客初來試新險。蜀人從此送殘山。
獨穿暗月朦朧裏。愁渡奔河蒼茫間。
漸入西南風景變。道邊脩竹水潺潺。

磻溪石

墨突不暇黔。孔席未嘗暖。安知渭上叟。跪石留雙骭。
一朝嬰世故。辛苦平多難。亦欲就安眠。旅人譏客嬾。

郿塢

衣中甲厚行何懼。塢裏金多退足憑。
畢竟英雄誰得似。臍脂自照不須燈。

樓觀秦始皇始立老子廟於觀南,晉惠始修此觀。

門前古碣卧斜陽。閱世如流事可傷。
長有遊人悲晉惠。強修遺廟學秦皇。
丹沙久窖井水赤。白樹誰燒廚竈香。
聞道神仙亦相過。只疑田叟是庚桑。

九月二十日微雪懷子由弟二詩

岐陽九月天微雪。已作蕭條歲暮心。
短日送寒砧杵急。冷官無事屋廬深。
愁腸別後能消酒。白髮秋來已上簪。
近買貂裘堪出塞。忽思乘傳問西賝。

江上同舟詩滿篋。鄭西分馬涕垂膺。
未成報國慙書劔。豈不懷歸畏友朋。
官舍度秋驚歲晚。寺樓見雪與誰登。
遙知讀易東窓下。車馬敲門定不譍。

病中聞子由得告不赴商州三首

病中聞汝免來商。旅鴈何時更著行。
遠別不知官爵好。思歸苦覺歲年長。
著書多暇真良計。從宦無功漫去鄉。
惟有王城最堪隱。萬人如海一身藏。

近從章子聞渠說。苦道商人望汝來。
說客有靈慙直道。逋翁久沒厭凡才。
夷音僅可通名姓。癭俗無由辨頸顋。
荅策不堪宜落此。上書求免亦何哉。
章子惇也

辭官不出意誰知。敢向清時怨位卑。
萬事悠悠付杯酒。流年冉冉入雙髭。
策曾忤世人嫌汝。易可忘憂家有師。
此外知心更誰是。夢魂相覔苦參差。

病中大雪數日未嘗起觀,虢令趙薦以詩相屬,戲用其韻荅之。

經旬卧齋閤。終日親劑和。不知雪已深。但覺寒無奈。
飄蕭窓紙鳴。堆壓簷板墮。閣中皆以板為簷
風飈助凝冽。幃幔困掀簸。
惟思近醇醲。未敢窺璨瑳。何時反炎𦮰。却欲躬臼磨。
誰云座無氊。尚有裘充貨。西隣歌吹發。促席寒威挫。
崩騰踏成逕。繚繞飛入坐。人歡瓦先融。飲儁缾屢卧。
嗟余獨愁寂。空室自困坷。欲為後日賞。恐被遊塵涴。
寒更報新霽。皎月懸半破。有客獨苦吟。清夜默自課。
詩人例窮蹇。秀句出寒餓。何當暴風霜。庶以躡郊賀。

歲晚相與餽問為餽歲,酒食相邀呼為別歲,至除夜達旦不眠為守歲,蜀之風俗如是。余官於岐下,歲暮思歸而不可得,故為此三詩寄子由弟。

  餽歲

農功各已收。歲事得相佐。為歡恐無見。假物不論貨。
山川隨出產。貧富稱小大。窴盤巨鯉橫。發籠雙兎卧。
富人事華靡。綵繡光飜座。貧者愧不能。微摯出舂磨。
官居故人少。里巷佳節過。亦欲舉鄉風。獨倡無人和。

  別歲

故人適千里。臨別尚遲遲。人行猶可復。歲行那可追。
問歲安所之。遠在天一涯。已遂東流水。赴海歸無時。
東隣酒初熟。西舍彘亦肥。且為一日歡。慰此窮年悲。
勿嗟舊歲別。行與新歲辭。去去勿回顧。還君老與衰。

  守歲

欲知垂盡歲。有似赴壑虵。脩鱗半已沒。去意誰能遮。
况欲繫其尾。雖勤知奈何。兒童強不睡。相守夜讙譁。
晨雞且勿唱。更皷畏添撾。坐久燈燼落。起看北斗斜。
明年豈無年。心事恐蹉跎。努力盡今夕。少年猶可誇。

和子由踏青

春風陌上驚微塵。遊人初樂歲華新。
人閑正好路旁飲。麥短未怕遊車輪。
城中居人厭城郭。喧闐曉出空四隣。
歌鼓驚山草木動。簞瓢散野烏鳶馴。
何人聚衆稱道人。遮道賣符色怒瞋。
宜蠶使汝蠒如甕。宜畜使汝羊如麕。
路人未必信此語。強為買服禳新春。
道人得錢徑沽酒。醉倒自謂吾符神。

和子由蠶市

蜀人衣食常苦艱。蜀人遊樂不知還。
千人耕種萬人食。一年辛苦一春閑。
閑時尚以蠶為市。共忘辛苦逐欣歡。
去年霜降斫秋荻。今年箔積如連山。
破瓢為輪土為釜。爭買不翅金與紈。
憶昔與子皆童丱。年年廢書走市觀。
市人爭誇鬬巧智。野人喑啞遭欺謾。
詩來使我感舊事。不悲去國悲流年。

和子由苦寒見寄

人生不滿百。一別費三年。三年吾有幾。弃擲理無還。
長恐別離中。摧我鬢與顏。念昔喜著書。別來不成篇。
細思平時樂。乃為憂所緣。吾從天下士。莫如與子歡。
羨子久不出。讀書蝨生氊。丈夫重出處。不退要當前。
西羗解仇隙。猛士憂塞壖。廟謀雖不戰。虜意久欺天。
山西良家子。錦緣貂裘鮮。千金買戰馬。百寶粧刀環。
何時逐汝去。與虜試周旋。

和子由論書

吾雖不善書。曉書莫如我。茍能通其意。常謂不學可。
貌妍容有顰。璧美何妨橢。端莊雜流麗。剛健含婀娜。
好之每日譏。不謂子亦頗。書成輙弃去。謬被旁人裹。
皆云本闊落。結束入細麼。子詩亦見推。語重未敢荷。
邇來又學射。力薄愁官笴。官箭十二把吾能十一把箭耳。
多好竟無成。不精安用夥。
何當盡屏去。萬事付懶惰。吾聞古書法。守駿莫如跛。
世俗筆苦驕。衆中強嵬騀。鍾張忽已遠。此語與時左。

記所見開元寺吳道子畫佛滅度以荅子由

西方真人誰所見。衣被七寶從雙狻。
當時脩道頗辛苦。柏生兩肘烏巢肩。
初如濛濛隱山玉。漸如濯濯出水蓮。
道成一旦就空滅。奔會四海悲人天。
翔禽哀響動林谷。獸鬼躑躅淚迸泉。
龎眉深目彼誰子。遶牀彈指性自圓。
隱如寒月墮清晝。空有孤光留故躔。
春遊古寺拂塵壁。遺像久此霾香煙。
畫師不復寫名姓。皆云道子口所傳。
從橫固已蔑孫鄧。有如巨鰐吞小鮮。
來詩所誇孰與此。安得攜掛其旁觀。

和子由寒食

寒食今年二月晦。樹林深翠已生煙。
遶城駿馬誰能借。到處名園意盡便。
但挂酒壺那計盞。偶題詩句不須編。
忽聞啼鵙驚羈旅。江上何人治廢田。

和劉長安題薛周逸老亭,周最善飲酒,未七十而致仕。

近聞薛公子。早退驚常流。買園招野鶴。鑿井動潛虬。
自言酒中趣。一斗勝涼州。飜然拂衣去。親愛挽不留。
隱居亦何樂。素志庶可求。所亡嗟無幾。所得不啻酬。
青春為君好。白日為君悠。山鳥奏琴筑。野花弄閑幽。
雖辭功與名。其樂實素侯。至今清夜夢。尚驚冠壓頭。
誰能載美酒。往以大白浮。之子雖不識。因公可與遊。

中隱室詩并敘

岐山宰王君紳,其祖故蜀人也,避亂來長安,而遂家焉。其居第園圃有名,長安城中號中隱堂者是也。予之長安,王君以書戒其子弟,邀予遊,且乞詩甚勤。因為作此五篇。

去蜀初迯難。遊秦遂不歸。園荒喬木老。堂在昔人非。
鑿石清泉激。開門野鶴飛。退居吾久念。長恐此心違。
徑轉如脩蟒。坡垂似伏鼇。樹從何代有。人與此堂高。
好古嗟生晚。偷閑厭久勞。王孫早歸隱。塵土汚君袍。
二月驚梅晚。幽香此地無。依依慰遠客。皎皎似吳姝。
不恨故園隔。空嗟芳歲徂。春深桃杏亂。笑汝益羈孤。
翠石如鸚鵡。何年別海壖。貢隨南使遠。載壓渭舟偏。
已伴喬松老。那知故國遷。金人解辭漢。汝獨不潸然。
都城更幾姓。到處有殘碑。古隧埋蝌蚪。崩崖露伏龜。
安排壯亭榭。收拾費金貲。岣嶁何須到。韓公浪自悲。

鳳翔八觀并敘

鳳翔八觀詩,記可觀者八也。昔司馬子長登會稽,探禹穴,不遠千里。而李太白亦以七澤之觀,至荊州。二子蓋悲世悼俗,自傷不見古人,而欲一觀其遺迹,故其勤如此。鳳翔當秦蜀之交,士大夫之所朝夕往來。此八觀者,又皆跬步可至,而好事者有不能徧觀焉。故作詩以告欲觀而不知者。

  石皷

冬十二月歲辛丑。我初從政見魯叟。
舊聞石皷今見之。文字鬱律蛟蛇走。
細觀初以指畫肚。欲讀嗟如竹柑在口。
韓公好古生已遲。我今况又百年後。
強尋偏旁推點畫。時得一二遺八九。
我車既攻馬亦同。其魚維鱮貫之柳。
其詞云我車既攻,我馬既同,又云其魚維何,維鱮維鯉,何以貫之,惟楊與柳,惟此六句可讀,餘多不可通。
古器縱橫猶識鼎。衆星錯落僅名斗。
糢糊半已似瘢胝。詰曲猶能辨跟肘。
娟娟缺月隱雲霧。濯濯嘉禾秀莨莠。
漂流百戰偶然存。獨立千載誰與友。
上追軒頡相唯諾。下揖冰斯同鷇孛殳
憶昔周宣歌鴻鴈。當時籀史變蝌蚪。
厭亂人方思聖賢。中興天為生耆耇。
東征徐虜闞虓虎。北伏犬戎隨指嗾。
ㄒㄩ雜沓貢狼鹿。方邵聯翩賜圭卣。
遂因鼓鼙思將帥。豈為考擊煩矇瞍。
何人作頌比崧高。萬古斯文齊岣嶁。
勳勞至大不矜伐。文武未遠猶忠厚。
欲尋年歲無甲乙。豈有名字記誰某。
自從周衰更七國。竟使秦人有九有。
掃除詩書誦法律。投弃俎豆陳鞭杻。
當年誰人佐祖龍。上蔡公子牽黃狗。
登山刻石頌功烈。後者無繼前無偶。
皆云皇帝巡四國。烹滅強暴救黔首。
六經既已委灰塵。此皷亦當遭擊剖。
傳聞九鼎淪泗上。欲使萬夫沉水取。
暴君縱欲窮人力。神物義不汙秦垢。
是時石皷何處避。無乃天公令鬼守。
興亡百變物自閑。富貴一朝名不朽。
細思物理坐歎息。人生安得如汝壽。

  詛楚文碑擭於開元寺土下,今在太守便廳。秦穆公葬於雍槖泉祈年觀下,今墓在開元寺之東南數十步,則寺豈祈年之故墓耶。淮南王遷於蜀,至雍道病卒。則雍非長安,此乃古雍也。

崢嶸開元寺。髣髴祈年觀。舊築掃成空。古碑埋不爛。
詛書雖可讀。字法嗟久換。詞云秦嗣王。敢使祝用瓚。
先君穆公世。與楚約相捍。質之於巫咸。萬葉期不叛。
今其後嗣王。乃敢構多難。刳胎殺無罪。親族遭圉絆。
計其所稱訴。何啻桀紂亂。吾聞古秦俗。面詐背不汗。
豈惟公子卭。社鬼亦遭謾。遼哉千歲後。發我一笑粲。

  王維吳道子畫

何處訪吳畫。普門與開元。開元有東塔。摩詰留手痕。
吾關畫品中。莫如二子尊。道子實雄放。浩如海波飜。
當其下手風雨快。筆所未到氣已吞。
亭亭雙林間。彩暈扶桑暾。
中有至人談寂滅。悟者悲涕迷者手自捫。
蠻君鬼伯千萬萬。相排競進頭如黿。
摩詰本詩老。佩芷襲芳蓀。
今觀此壁畫。亦若其詩清且敦。
祗園弟子畫鶴骨。心如死灰不復溫。
門前兩叢竹。雪節貫霜根。
交柯亂葉動無數。一一皆可尋其源。
吳生雖妙絕。猶以畫工論。
摩詰得之於象外。有如仙翮謝籠樊。
吾觀二子皆神俊。又於維也斂袵無間言。

  維摩像唐楊惠之塑在天柱寺

昔者子輿病且死。其友子祀往問之。
跰𨇤鑒井自嘆息。造物將安以我為。
今觀古塑維摩像。病骨磊嵬如枯龜。
乃知至人外生死。此身變化浮雲隨。
世人豈不碩且好。身雖未病心已疲。
此叟神完中有恃。談笑可却千熊罷。
當其在時或問法。俛首無言心自知。
至今遺像兀不語。與昔未死無增虧。
田翁俚婦那肯顧。時有野鼠㘅其髭。
見之使人每自矢。誰能與結無言師。

  東湖

吾家蜀江上。江水綠如藍。爾來走塵土。意思殊不堪。
況當岐山下。風物尤可慙。有山禿如赭。有水濁如泔。
不謂郡城東。數步見湖潭。入門便清奧。怳如夢西南。
泉源從高來。隨坡走涵涵。東去觸重阜。盡為湖所貪。
但見蒼石螭。開口吐清甘。借汝腹中過。胡為目耽耽。
新荷弄晚涼。輕棹極幽探。飄飄望遠近。偃息遺佩篸。
深有龜與魚。淺有螺與蚶。曝晴復戲雨。戢戢多於蠶。
浮沉無停餌。倐忽遽滿籃。絲緍雖強致。瑣細安足戡。
聞昔周道興。翠鳳棲孤嵐。飛鳴飲此水。照影弄毿毿。此古飲鳳池也。
至今多梧桐。合抱如彭聃。綵羽無復見。上有鸇搏䳺。
嗟予生雖晚。考古意所妉。圖書已漫漶。猶復訪僑郯。
卷阿詩可繼。此意久以含。扶風古三輔。政事豈汝諳。
聊為湖上飲。一縱醉後談。門前遠行客。劫劫無留驂。
問胡不回首。無乃趂朝參。予今正踈懶。官長幸見函。
不辭日遊再。行恐歲滿三。暮歸還倒載。鍾鼓已韽韽。音諳。

  真興寺閣

山川與城郭。漠漠同一形。市人與鵶鵲。浩浩同一聲。
此閣幾何高。何人之所營側身送落日。
引手攀飛星。當年王中令。斫木南山頳。
寫真留閣下。鐵面眼有稜。
身強八九尺。與閣兩崢嶸。古人雖暴恣。作事今世驚。
登者尚呀喘。作者何以勝。曷不觀此閣。其人勇且英。

  李氏園李茂正園也,今為王氏所有。

朝遊北城東。回首見脩竹。下有朱門家。破墻圍古屋。
舉鞭叩其戶。幽響荅空谷。入門所見夥。十步九移目。
異花兼四方。野鳥喧百族。其西引溪水。活活轉𡓜曲。
東注入深林。林深窓戶綠。水光兼竹淨。時有獨立鵠。
林中百尺松。歲久蒼鱗蹙。豈惟此地少。意恐關中獨。
小橋過南圃。夾道多喬木。隱如城百雉。挺若舟千斛。
陰陰日光淡。黯黯秋氣蓄。盡東為方池。野鴈雜家鶩。
紅棃驚合抱。映島孤雲馥。春光水溶漾。雪陣風翻撲。
其北臨長溪。波聲卷平陸。北山卧可見。蒼翠間磽禿。
我時來周覽。問此誰所築。云昔李將軍。負嶮乘衰叔。
抽錢筭間口。但未榷羹粥。當時奪民田。失業安敢哭。
誰家美園圃。籍沒不容贖。此亭破千家。欝欝城之麓。
將軍竟何事。蟣蝨生刀韣。何嘗載美酒。來此駐車轂。
空使後世人。聞名頸猶縮。俗猶呼皇后園。蓋茂正謂其妻也。
我今官正閑。屢至因休沐。
人生營居止。竟為何人卜。何當辦一身。永與清景逐。

  秦穆公墓

橐泉在城東。墓在城中無百步。
乃知昔未有此城。秦人以泉識公墓。
昔公生不誅孟明。豈有死之日而忍用其良。
乃知三子徇公意。亦如齊之二子從田橫。
古人感一飯。尚能殺其身。
今人不復見此等。乃以所見疑古人。
古人不可望。今人益可傷。

和子由聞子瞻將如終南太平宮谿堂讀書

後名則已勤。徇身則已媮。我誠愚且拙。身名兩無謀。
始者學書判。近亦知問因。但知今當為。敢問嚮所由。
士方其未得。唯以不得憂。既得又憂失。此心浩難收。
譬如倦行客。中路逢清流。塵埃雖未脫。暫憩得一漱。
我欲走南澗。春禽始嚶呦。鞅掌久不決。爾來已徂秋。
橋山日月迫。府縣煩差抽。王室誰趕愬。民勞吏宜羞。
中間罹旱暵。欲學喚雨鳩。千夫挽一木。十步八九休。
渭水涸無泥。菑堰旋插脩。對之食不飽。餘事更遑求。
近日秋雨足。公餘試新篘。劬勞幸已過。朽鈍不仕鎪。
秋風迫吹帽。西阜可縱遊。聊為一日樂。慰此百日愁。

將往終南和子由見寄

人生百年寄鬢鬚。富貴和啻葭中莩。
惟將翰墨留染濡。絕勝醉倒蛾眉扶。
我今廢學如寒竽。久不吹之澀欲無。
歲云暮矣嗟幾餘。欲往南溪侶禽魚。
秋風吹雨涼生膚。夜長耿耿添漏壺。
窮年弄筆衫袖烏。古人有之我願如。
終朝危坐學僧趺。閉門不出閑履鳧。
下視官爵如泥淤。嗟我何為久踟躕。
歲月豈肯為汝居。僕夫起餐秣吾駒。

七月二十四日以久不雨出禱磻溪,是日宿虢縣。二十五日晚,自虢縣渡渭,宿於僧舍曾閣,閣故曾氏所建也。夜久不寐,建必有前縣令趙薦留名,有懷其人。

龕燈明滅欲三更。欹枕無人夢自驚。
深谷留風終夜響。亂山銜月半牀明。
故人漸遠無消息。古寺空來看姓名。
欲向磻谿問姜叟。僕夫屢報斗杓傾。

二十六日五更起行至磻溪,未明

夜入磻溪如入峽。照山炬火落驚猿。
山頭孤月耿猶在。石上寒波曉更喧。
至人舊隱白雲合。神物已化遺蹤蜿。
安得夢隨霹靂駕。馬上傾倒天瓢飜。

是日自磻溪將往陽平,憩於麻田青峰寺之下院翠麓亭

不到峯前寺。空來渭上村。此亭聊可喜。修徑豈辭捫。
谷映朱欄秀。山含古木尊。路窮驚石斷。林缺見河奔。
馬困嘶青草。僧留薦晚飱。我來秋日午。旱久石牀溫。
安得雲如葢。能令雨瀉盆。共看山下稻。涼葉晚飜飜。

二十七日自陽平自斜谷宿於南山中磻龍寺

橫槎晚渡碧澗口。騎馬夜入南山谷。音浴
谷中暗水響瀧瀧。嶺上踈星明煜煜。
寺藏巖底千萬仞。路轉山腰三百曲。
風生飢虎嘯空林。月黑驚麏竄脩竹。
入門突兀見深殿。趙佛青熒有殘燭。
媿無酒食待遊人。旋斫杉松煮溪蔌。
板閣獨眠驚旅枕。木魚曉動隨僧粥。
起觀萬瓦欝參差。目亂千巗散紅綠。
門前商賈負椒荈。山後咫尺連巴蜀。
何時歸耕江上田。一夜心逐南飛鵠。

是日至下馬磧,憩於北山僧舍,有閣曰懷賢,南直斜谷,西臨五丈原,諸葛孔明所從出師也。

南望斜谷口。三山如犬牙。西觀五丈原。欝屈如長虵。
有懷諸葛公。萬騎出漢巴。吏士寂如水。蕭蕭聞馬檛。
公才與曹丕。豈止十倍加。顧瞻三輔間。勢若風捲沙。
一朝長星墜。竟使蜀婦髽。山僧豈知此。一室老煙霞。
往事逐雲散。故山依渭斜。客來空弔古。清淚落悲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