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山海經
   卷二 ‧ 西山經

西山經華山之首,曰錢來之山,其上多松,其下多洗石。有獸焉,其狀如羊而馬尾,名曰羬羊,其脂可以已腊。

西四十五里,曰松果之山,濩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銅。有鳥焉,其名曰䳋渠,其狀如山雞,黑身赤足,可以已月暴

又西六十里,曰太華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廣十里,鳥獸莫居。有蛇焉,名曰肥虫遺,六足四翼,見則天下大旱。

又西八十里,曰小華之山,其木多荊杞,其獸多㸲牛,其陰多磬石,其陽多㻬琈之玉,鳥多赤鷩,可以禦火。其草有萆荔,狀如烏韭,而生于石上,亦緣木而生,食之已心痛。

又西八十里,曰符禺之山,其陽多銅,其陰多鐵。其上有木焉,名曰文莖,其實如棗,可以已聾。其草多條,其狀如葵,而赤華黃實,如嬰兒舌,食之使人不惑。符禺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渭。其獸多蔥聾,其狀如羊而赤鬣。其鳥多鴖,其狀如翠而赤喙,可以禦火。

又西六十里,曰石脆之山,其木多椶枏,其草多條,其狀如韭,而白華黑實,食之已疥。其陽多㻬琈之玉,其陰多銅。灌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赭,以塗牛馬無病。

又西七十里,曰英山,其上多杻橿,其陰多鐵,其陽多赤金。禺水出焉,北流注于招水,其中有䰷魚,其狀如鼈,其音如羊。其陽多箭䉋,獸多㸲牛、羬羊。有鳥焉,其狀如鶉,黃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遺,食之已癘,可以殺蟲。

又西五十二里,曰竹山,其上多喬木,其陰多鐵。有草焉,其名曰黃雚,其狀如樗,其葉如麻,白華而赤實,其狀如赭,浴之已疥,又可以已胕。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陽多竹箭,多蒼玉。丹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水玉,多人魚。有獸焉,其狀如豚而白毛,大如笄而黑端,名曰豪彘。

又西百二十里,曰浮山,多盼木,枳葉而無傷,木蟲居之。有草焉,名曰薰草,麻葉而方莖,赤華而黑實,臭如蘼蕪,佩之可以已癘。

又西七十里,曰羭次之山,漆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上多棫橿,其下多竹箭,其陰多赤銅,其陽多嬰垣之玉。有獸焉,其狀如禺而長臂,善投,其名曰嚻。有鳥焉,其狀如梟,人面而一足,曰橐𩇯,冬見夏蟄,服之不畏雷。

又西百五十里,曰時山,無草木。逐水出焉,北海注于渭,其中多水玉。

又西百七十里,曰南山,上多丹粟。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獸多猛豹,鳥多尸鳩。

又西百八十里,曰大時之山,上多穀柞,下多杻橿。陰多銀,陽多白玉。涔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清水出焉,南流注于漢水。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嶓冢之山,漢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沔;嚻水出焉,北流注于湯水。其上多桃枝鉤端,獸多犀兕熊羆,鳥多白翰赤鷩。有草焉,其葉如蕙,其本如桔梗,黑華而不實,名曰蓇蓉,食之使人無子。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帝之山,上多椶枏;下多菅蕙。有獸焉,其狀如狗,名曰谿邊,席其皮者不蠱。有鳥焉,其狀如鶉,黑文而赤翁,名曰櫟,食之已痔。有草焉,其狀如葵,其臭如蘼蕪,名曰杜衡,可以走馬,食之已癭。

西南三百八十里,曰臯塗之山,薔水出焉,西流注于諸資之水;涂水出焉,南流注于集獲之水。其陽多丹粟,其陰多銀、黃金,其上多桂木。有白石焉,其名曰礜,可以毒鼠。有草焉,其狀如槀茇,其葉如葵赤背,名曰無條,可以毒鼠。有獸焉,其狀如鹿而白尾,馬腳人手而四角,名曰犭嬰如。有鳥焉,其狀如鴟而人足,名曰數斯,食之已癭。

又西百八十里,曰黃山,無草木,多竹箭。盼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玉。有獸焉,其狀如牛,而蒼黑大目,其狀曰敏牛。有鳥焉,其狀如鴞,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鸚䳇。

又西二百里,曰翠山,其上多椶枏,其下多竹箭,其陽多黃金、玉,其陰多旄牛、麢、麝;其鳥多鸓,其狀如鵲,赤黑而兩四足,可以禦火。

又西二百五十里,曰騩山,是錞于西海,無草木,多玉。淒水出焉,西流注于海,其中多采石、黃金,多丹粟。

凡西經之首,自錢來之山至于騩山,凡十九山,二千九百五十七里。華山,冢也,其祠之禮:太牢。羭山,神也,祠之用燭,齋百日以百犧,瘞用百瑜,湯其酒百樽,嬰以百珪百璧。其餘十七山之屬,皆毛牷,用一羊祠之。燭者百草之未灰,白蓆采等純之。

西次二經之首,曰鈐山。其上多銅,其下多玉,其木多杻橿。

西二百里,曰泰冒之山。其陽多金,其陰多鐵。浴水出焉,東流注于河,其中多藻玉,多白蛇。

又西一百七十里,曰數歷之山。其上多黃金,其下多銀,其木多杻橿,其鳥多鸚䳇。楚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渭,其中多白珠。

又西北五十里高山。其上多銀,其下多青碧、雄黃,其木多椶,其草多竹。涇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渭,其中多磬石、青碧。

西南三百里,曰女牀之山,其陽多赤銅,其陰多石涅,其獸多虎豹犀兕。有鳥焉,其狀如翟而五采文,名曰鸞鳥,見則天下安寧。

又西二百里,曰龍首之山,其陽多黃金,其陰多鐵。苕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涇水,其中多美玉。

又西二百里,曰鹿臺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銀,其獸多㸲牛、羬羊、白豪。有鳥焉,其狀如雄雞而人面,名曰鳧徯,其鳴自叫也,見則有兵。

西南二百里,曰鳥危之山。其陽多磬石,其陰多檀楮,其中多女牀。鳥危之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

又西四百里,曰小次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赤銅。有獸焉,其狀如猿,而白首四足,名曰朱厭,見則大兵。

又西三百里,曰大次之山,其陽多堊,其陰多碧,其獸多㸲牛、麢羊。

又西四百里,曰薰吳之山,無草木,多金玉。

又西四百里,曰厎陽之山。其木多稷、枏、豫章,其獸多犀、兕、虎、犳、㸲牛。

又西二百五十里,曰眾獸之山。其上多㻬琈之玉,其下多檀楮,多黃金,其獸多犀兕。

又西五百里,曰皇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黃。皇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

又西三百里,曰中皇之山,其上多黃金,其下多蕙、棠。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西皇之山,其陽多金,其陰多鐵,其獸多麋鹿、㸲牛。

又西三百里五十里,曰萊山,其木多檀楮,其鳥多羅羅,是食人。

凡西次二經之首,自鈐山至于萊山,凡十七山,四千一百四十里。其十神者,皆人面而馬身;其七神皆人面而牛身,四足而一臂,操杖以行,是為飛獸之神。其祠之,毛用少牢,白菅為席。其十輩神者,其祠之,毛一雄雞,鈐而不糈。毛采。

西次三經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南望䍃之澤,西望帝之博獸之丘,東望䗡淵。有木焉,員葉而白柎,赤華而黑理,其實如枳,食之宜子孫。有獸焉,其狀如禺而文臂,豹虎而善投,名曰舉父。有鳥焉,其狀如鳧,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飛,名曰蠻蠻,見則天下大水。

西北三百里,曰長沙之山。泚水出焉,北流注于泑水,無草木,多青雄黃。

又西北三百七十里,曰不周之山。北望諸囪比之山,臨彼嶽崇之山,東望泑澤,河水所潛也,其原渾渾泡泡。爰有嘉果,其實如桃,其葉如棗,黃華而赤柎,食之不勞。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峚山,其上多丹木,員葉而赤莖,黃華而赤實,其味如飴,食之不飢。丹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澤,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原沸沸湯湯,黃帝是食是饗,是生玄玉。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歲,五色乃清,五味乃馨。黃帝乃取峚山之玉榮,而投之鍾山之陽。瑾瑜之玉為良,堅栗精密,濁澤有而光。五色發作,以和柔剛。天地鬼神,是食是饗;君子服之,以禦不祥。自峚山至于鍾山,四百六十里,其閒盡澤也。是多奇鳥、怪獸、奇魚,皆異物焉。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鍾山。其子曰鼓,其狀如人面而龍身,是與欽䲹殺葆江于昆侖之陽,帝乃戮之鍾山之東曰𡺯崖。欽䲹化為大鶚,其狀如雕而黑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鵠,見則有大兵。鼓亦化為鵕鳥,其狀如鴟,赤足而直喙,黃文而白首,其音如鵠,見則其邑大旱。

又西百八十里,曰泰器之山。觀水出焉,西流注于流沙。是多文鰩魚,狀如鯉里,魚身而鳥翼,蒼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遊于東海,以夜飛。其音如鸞雞,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見則天下大穰。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槐江之山。丘時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蠃母,其上金青雄黃,多藏琅玕、黃金、玉,其陽多丹粟,其陰多采黃金銀。實惟帝之平圃,神英招司之,其狀馬身而人面,虎文而鳥翼,徇于四海,其音如榴。南望昆侖,其光熊熊,其氣魂魂。西望大澤,后稷所潛也;其中多玉,其陰多榣木之有若。北望諸𣬈,槐鬼離侖居之,鷹鸇之所宅也。東望恒山四成,有窮鬼居之,各在一搏。爰有淫水,其清洛洛。有天神焉,其狀如牛,而八足二首馬尾,其音如勃皇,見則其邑有兵。

西南四百里,曰昆侖之丘,是實惟帝之下都,神陸吾司之。其神狀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時。有獸焉,其狀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螻,是食人。有鳥焉,其狀如蠭,大如鴛鴦,名曰欽原,蠚鳥獸則死,蠚木則枯。有鳥焉,其名曰鶉鳥,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狀如棠,黃華赤實,其味如李而無核,名曰沙棠,可以禦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薲草,其狀如葵,其味如蔥,食之已勞。河水出焉,而南流東注于無達。赤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汜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醜塗之水。黑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大杅。是多怪鳥獸。

又西三百七十里,曰樂遊之山。桃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澤,是多白玉,其中多䱻魚,其狀如蛇而四足,是食魚。

西水行四百里,曰流沙,二百里至于蠃母之山,神長乘司之,是天之九德也。其神狀如人而犳尾。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石而無水。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髮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有獸焉,其狀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見則其國大穰。有鳥焉,其狀如翟而赤,名曰勝遇,是食魚,其音如錄,見則其國大水。

又西四百八十里,曰軒轅之丘,無草木。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其中多丹粟,多青雄黃。

又西三百里,曰積石之山,其下有石門,河水冒以西流。是山也,萬物無不有焉。

又西二百里,曰長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其獸皆文尾,其鳥皆文首。是多文玉石。實惟員神磈氏之宮。是神也,主司反景。

又西二百八十里,曰章莪之山,無草木,多瑤碧。所為甚怪。有獸焉,其狀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擊石,其名如猙。有鳥焉,其狀如鶴,一足,赤文青質而白喙,名曰畢方,其鳴自叫也,見則其邑有譌火。

又西三百里,曰陰山。濁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蕃澤,其中多文貝。有獸焉,其狀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以禦凶。

又西二百里,曰符愓之山。其上多椶枏,下多金玉。神江疑居之。是山也,多怪雨,風雲之所出也。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三青鳥居之。是山也,廣員百里,其上有獸焉,其狀如牛,白身四角,其豪如披蓑,其名曰ㄔ敖ㄔ因,是食人。有鳥焉,一首而三身,其狀如𪇱,其名曰鴟。

又西一百九十里,曰騩山,其上多玉而無石。神耆童居之,其音常如鍾磬,其下多積蛇。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黃。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湯谷。有神焉,其狀如黃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渾敦無面目,是識歌舞,實為帝江也。

又西二百九十里,曰泑山,神蓐收居之。其上多嬰垣之玉,其陽多瑾瑜之玉,其陰多青雄黃。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氣員,神紅光之所司也。

西水行百里,至于翼望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狸,一目而三尾,名曰讙,其音如奪百聲,是可以禦凶,服之已癉。有鳥焉,其狀如烏,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䳜,服之使人不厭,又可以禦凶。

凡西次三經之首,崇吾之山至于翼望之山,凡二十三山,六千七百四十四里。其神狀皆羊身人面。其祠之禮,用一吉玉瘞,糈用稷米。

西次四經之首,曰陰山,上多榖,無石,其草多𦮉蕃。陰水出焉,西流注于洛。

北五十里,曰勞山,多茈草。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

西五十里,曰罷父之山。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洛,其中多茈、碧。

北百七十里,曰申山,其上多穀柞,其下多杻橿,其陽多金玉。區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

北二百里,曰鳥山。其上多桑,其下多楮,其陰多鐵,其陽多玉。辱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

又北二十里,曰上申之山,上無草木,而多硌石,下多榛楛,獸多白鹿。其鳥多當扈,其狀如雉,以其髯飛,食之不眴目。湯水出焉,東流注于河。

又北八十里,曰諸次之山,諸次之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是山也,多木無草,鳥獸莫居,是多眾蛇。

又北百八十里,曰號山,其木多漆、椶,其草多葯虈芎藭。多汵石。端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

又北二百二十里,曰盂山,其陰多鐵,其陽多銅,其獸多白狼白虎,其鳥多白雉白翟。生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

西二百五十里,曰白於之山,上多松柏,下多櫟檀,其獸多㸲牛、羬羊,其鳥多鴞。洛水出于其陽,而東流注于渭;夾水出于其陰,東流注于生水。

西北三百里,曰申首之山,無草木,冬夏有雪。申水出于其上,潛于其下,是多白玉。

又西五十五里,曰涇谷之山。涇水出焉,東南流注于渭,是多白金白玉。

又西百二十里,曰剛山,多柒木,多㻬琈之玉。剛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是多神𩳁,其狀人面獸身,一足一手,其音如欽。

又西二百里,至剛山之尾,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蠻蠻,其狀鼠身而鼈首,其音如吠犬。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英鞮之山,上多漆木,下多金玉,鳥獸盡白。涴水出焉,而北流注于陵羊之澤。是多冉遺之魚,魚身蛇首六足,其目如馬耳,食之使人不眯,可以禦凶。

又西三百里,曰中曲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雄黃、白玉及金。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曰駮,是食虎豹,可以禦兵。有木焉,其狀如棠,而員葉赤實,實大如木瓜,名曰櫰木,食之多力。

又西二百六十里,曰邽山。其上有獸焉,其狀如牛,蝟毛,名曰窮奇,音如獆狗,是食人。濛水出焉,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黃貝;蠃魚,魚身而鳥翼,音如鴛鴦,見則其邑大水。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鳥鼠同穴之山,其上多白虎、白玉。渭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河。其中多鰠魚,其狀如鱣魚,動則其邑有大兵。濫水出于其西,西流注于漢水,多𩶯魮之魚,其狀如覆銚,鳥首而魚翼魚尾,音如磬石之聲,是生珠玉。

西南三百六十里,曰崦嵫之山,其上多丹木,其葉如榖,其實大如瓜,赤符而黑理,食之已癉,可以禦火。其陽多龜,其陰多玉。苕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砥礪。有獸焉,其狀馬身而鳥翼,入面蛇尾,是好舉人,名曰孰湖。有鳥焉,其狀如鴞而人面,蜼身犬尾,其名自號也,見則其邑大旱。

凡西次四經自陰山以下,至于崦嵫之山,凡十九山,三千六百八十里。其神祠禮,皆用一白雞祈,糈以稻米,白菅為席。

右西經之山,凡七十七山,一萬七千五百一十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