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世說新語
   黜免第二十八
  • 諸葛宏在西朝,少有清譽,為王夷甫所重,時論亦以擬王。後為繼母族黨所讒,誣之為狂逆。將遠徙,友人王夷甫之徒詣檻車與別。宏問:「朝廷何以徙我?」王曰:「言卿狂逆。」宏曰:「逆則應殺,狂何所徙。」

  • 桓公入蜀,至三峽中,部伍中有得猿子者,其母緣岸哀號,行百餘里不去,遂跳上船,至便即絕。破視其腹中,腸皆寸寸斷。公聞之怒,命黜其人。

  • 殷中軍被廢,在信安,終日恆書空作字。揚州吏民尋義逐之,竊視,唯作「咄咄怪事」四字而已。

  • 桓公坐有參軍椅蒸薤不時解,共食者又不助,而掎終不放,舉座皆笑。桓公曰:「同盤尚不相助,況復危難乎?」敕令免官。

  • 殷中軍廢後,恨簡文曰:「上人著百尺樓上,儋梯將去。」

  • 鄧竟陵免官後赴山陵,過見大司馬桓公,公問之曰:「卿何以更瘦?」鄧曰:「有愧於叔達,不能不恨於破甑!」

  • 桓宣武既廢太宰父子,仍上表曰:「應割近情,以存遠計。若除太宰父子,可無後憂。」簡文手答表曰:「所不忍言,況過於言。」宣武又重表,辭轉苦切。簡文更答曰:「若晉室靈長,明公便宜奉行此詔;如大運去矣,請避賢路!」桓公讀詔,手戰流汗,於此乃止。太宰父子遠徙新安。

  • 桓玄敗後,殷仲文還為大司馬咨議,意似二三,非復往日。大司馬府聽前有一老槐,甚扶疏。殷因月朔,與眾在聽,視槐良久,歎曰:「槐樹婆娑,無復生意!」

  • 殷仲文既素有名望,自謂必當阿衡朝政。忽作東陽太守,意甚不平,及之郡,至富陽,慨然歎曰:「看此山川形勢,當復出一孫伯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