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世說新語
   排調第二十五
  • 諸葛瑾為豫州,遣別駕到臺,語云:「小兒知談,卿可與語。」連往詣恪,恪不與相見。後於張輔吳坐中相遇,別駕喚恪:「咄咄郎君!」恪因嘲之曰:「豫州亂矣,何咄咄之有?」答曰:「君明臣賢,未聞其亂。」恪曰:「昔唐堯在上,四凶在下。」答曰:「非唯四凶,亦有丹朱。」於是一坐大笑。

  • 晉文帝與二陳共車,過喚鍾會同載,即駛車委去。比出,已遠。既至,因嘲之曰:「與人期行,何以遲遲?望卿遙遙不至。」會答曰:「矯然懿實,何必同羣?」帝復問會:「皋繇何如人?」答曰:「上不及堯、舜,下不逮周、孔,亦一時之懿士。」

  • 鍾毓為黃門郎,有機警,在景王坐燕飲。時陳羣子玄伯、武周子元夏同在坐,共嘲毓。景王曰:「皋繇何如人?」對曰:「古之懿士。」顧謂玄伯、元夏曰:「君子周而不比,羣而不黨。」

  • 嵇、阮、山、劉在竹林酣飲,王戎後往,步兵曰:「俗物已復來敗人意!」王笑曰:「卿輩意亦復可敗邪?」

  • 晉武帝問孫皓:「聞南人好作爾汝歌,頗能為不?」皓正飲酒,因舉觴勸帝而言曰:「昔與汝為鄰,今與汝為臣。上汝一杯酒,令汝壽萬春!」帝悔之。

  • 孫子荊年少時欲隱,語王武子「當枕石漱流」,誤曰「漱石枕流」。王曰:「流可枕,石可漱乎?」孫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礪其齒。」

  • 頭責秦子羽云:「子曾不如太原溫顒,潁川荀3762,范陽張華,士卿劉許,義陽鄒湛,河南鄭詡。此數子者,或謇吃無宮商,或尪陋希言語,或淹伊多姿態,或喧嘩少智諝,或口如含膠飴,或頭如巾齏杵。而猶以文采可觀,意思詳序,攀龍附鳳,並登天府。」

  • 王渾與婦鍾氏共坐,見武子從庭過,渾欣然謂婦曰:「生兒如此,足慰人意。」婦笑曰:「若使新婦得配參軍,生兒故可不啻如此!」

  • 荀鳴鶴、陸士龍二人未相識,俱會張茂先坐。張令共語,以其並有大才,可勿作常語。陸舉手曰:「雲間陸士龍。」荀答曰:「日下荀鳴鶴。」陸曰:「既開青雲睹白雉,何不張爾弓,布爾矢?」荀答曰:「本謂雲龍騤騤,定是山鹿野麋,獸弱駑強,是以發遲。」張乃撫掌大笑。

  • 陸太尉詣王丞相,王公食以酪。陸還遂病。明日,與王箋云:「昨食酪小過,通夜委頓。民雖吳人,幾為傖鬼。」

  • 元帝皇子生,普賜羣臣。殷洪喬謝曰:「皇子誕育,普天同慶。臣無勛焉,而猥頒厚賚。」中宗笑曰:「此事豈可使卿有勛邪!」

  • 諸葛令、王丞相共爭姓族先後。王曰:「何不言葛、王,而云王、葛?」令曰:「譬言驢馬,不言馬驢,驢寧勝馬邪?」

  • 劉真長始見王丞相,時盛暑之月,丞相以腹熨彈棋局,曰:「何乃渹?」劉既出,人問見王公云何,劉曰:「未見他異,唯聞作吳語耳。」

  • 王公與朝士共飲酒,舉琉璃碗謂伯仁曰:「此碗腹殊空,謂之寶器,何邪?」答曰:「此碗英英,誠為清徹,所以為寶耳。」

  • 謝幼輿謂周侯曰:「卿類社樹,遠望之,峨峨拂青天;就而視之,其根則羣狐所托,下聚溷而已!」答曰:「枝條拂青天,不以為高;羣狐亂其下,不以為濁。聚溷之穢,卿之所保,何足自稱!」

  • 王長豫幼便和令,丞相愛恣甚篤。每共圍棋,丞相欲舉行,長豫按指不聽。丞相曰:「詎得爾?相與似有瓜葛。」

  • 明帝問周伯仁:「真長何如人?」答曰:「故是千斤犗特。」王公笑其言。伯仁曰:「不如卷角牸,有盤辟之好。」

  • 王丞相枕周伯仁膝,指其腹曰:「卿此中何所有?」答曰:「此中空洞無物,然容卿輩數百人。」

  • 干寶向劉真長敍其搜神記,劉曰:「卿可謂鬼之董狐。」

  • 許思文往顧和許,顧先在帳中眠,許至,便徑就床角枕共語。既而喚顧共行,顧乃命左右取杭上新衣,易己體上所著。許笑曰:「卿乃復有行來衣乎?」

  • 康僧淵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調之,僧淵曰:「鼻者面之山,目者面之淵。山不高則不靈,淵不深則不清。」

  • 何次道往瓦官寺禮拜甚勤,阮思曠語之曰:「卿志大宇宙,勇邁終古。」何曰:「卿今日何故忽見推?」阮曰:「我圖數千戶郡,尚不能得;卿乃圖作佛,不亦大乎?」

  • 庾征西大舉征胡,既成行,止鎮襄陽。殷豫章與書,送一折角如意以調之。庾答書曰:「得所致,雖是敗物,猶欲理而用之。」

  • 桓大司馬乘雪欲獵,先過王、劉諸人許。真長見其裝束單急,問:「老賊欲持此何作?」桓曰:「我若不為此,卿輩亦那得坐談?」

  • 褚季野問孫盛:「卿國史何當成?」孫云:「久應竟,在公無暇,故至今日。」褚曰:「古人述而不作,何必在蠶室中!」

  • 謝公在東山,朝命屢降而不動。後出為桓宣武司馬,將發新亭,朝士咸出瞻送。高靈時為中丞,亦往相祖。先時多少飲酒,因倚如醉,戲曰:「卿屢違朝旨,高臥東山,諸人每相與言:『安石不肯出,將如蒼生何!』今亦蒼生將如卿何?」謝笑而不答。

  • 初,謝安在東山居,布衣,時兄弟已有富貴者,翕集家門,傾動人物。劉夫人戲謂安曰:「大丈夫不當如此乎?」謝乃捉鼻曰:「但恐不免耳!」

  • 支道林因人就深公買印山,深公答曰:「未聞巢、由買山而隱。」

  • 王、劉每不重蔡公。二人嘗詣蔡,語良久,乃問蔡曰:「公自言何如夷甫?」答曰:「身不如夷甫。」王、劉相目而笑曰:「公何處不如?」答曰:「夷甫無君輩客。」

  • 張吳興年八歲,虧齒,先達知其不常,故戲之曰:「君口中何為開狗竇?」張應聲答曰:「正使君輩從此中出入!」

  • 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臥,人問其故,答曰:「我曬書。」

  • 謝公始有東山之志,後嚴命屢臻,勢不獲已,始就桓公司馬。於時人有餉桓公藥草,中有遠志。公取以問謝:「此藥又名小草,何一物而有二稱?」謝未即答。時郝隆在坐,應聲答曰:「此甚易解:處則為遠志,出則為小草。」謝甚有愧色。桓公目謝而笑曰:「郝參軍此過乃不惡,亦極有會。」

  • 庾園客詣孫監,值行,見齊莊在外,尚幼,而有神意。庾試之,曰:「孫安國何在?」即答曰:「庾稺恭家。」庾大笑曰:「諸孫大盛,有兒如此!」又答曰:「未若諸庾之翼翼。」還,語人曰:「我故勝,得重喚奴父名。」

  • 范玄平在簡文坐,談欲屈,引王長史曰:「卿助我!」王曰:「此非拔山力所能助!」

  • 郝隆為桓公南蠻參軍。三月三日會,作詩,不能者罰酒三升。隆初以不能受罰,既飲,攬筆便作一句云:「娵隅躍清池。」桓問:「娵隅是何物?」答曰:「蠻名魚為娵隅。」桓公曰:「作詩何以作蠻語?」隆曰:「千里投公,始得蠻府參軍,那得不作蠻語也!」

  • 袁羊嘗詣劉恢,恢在內眠未起。袁因作詩調之曰:「角枕粲文茵,錦衾爛長筵。」劉尚晉明帝女,主見詩不平,曰:「袁羊,古之遺狂!」

  • 殷洪遠答孫興公詩云:「聊復放一曲。」劉真長笑其語拙,問曰:「君欲云那放?」殷曰:「3bd3臘亦放,何必其鎗鈴邪?」

  • 桓公既廢海西,立簡文。侍中謝公見桓公,拜,桓驚笑曰:「安石,卿何事至爾?」謝曰:「未有君拜於前,臣立於後!」

  • 郗重熙與謝公書道:「王敬仁聞一年少懷問鼎,不知桓公德衰?為復後生可畏?」

  • 張蒼梧是張憑之祖,嘗語憑父曰:「我不如汝。」憑父未解所以,蒼梧曰:「汝有佳兒。」憑時年數歲,斂手曰:「阿翁,詎宜以子戲父!」

  • 習鑿齒、孫興公未相識,同在桓公坐。桓語孫:「可與習參軍共語。」孫云:「蠢爾蠻荊,敢與大邦為仇!」習云:「薄伐獫狁,至於太原。」

  • 桓豹奴是王丹陽外生,形似其舅,桓甚諱之。宣武云:「不恆相似,時似耳。桓似是形,時似是神。」桓逾不說。

  • 王子猷詣謝萬,林公先在坐,瞻矚甚高。王曰:「若林公鬚髮並全,神情當復勝此不?」謝曰:「唇齒相須,不可以偏亡。鬚髮何關於神明?」林公意甚惡,曰:「七尺之軀,今日委君二賢。」

  • 郗司空拜北府,王黃門詣郗門拜,云:「應變將略,非其所長。」驟詠之不已。郗倉謂嘉賓曰:「公今日拜,子猷言語殊不遜,深不可容!」嘉賓曰:「此是陳壽作諸葛評,人以汝家比武侯,復何所言!」

  • 王子猷詣謝公,謝曰:「云何七言詩?」子猷承問,答曰:「昂昂若千里之駒,泛泛若水中之鳧。」

  • 王文度、范榮期俱為簡文所要。范年大而位小,王年小而位大。將前,更相推在前,既移久,王遂在范後。王因謂曰:「簸之揚之,糠秕在前。」范曰:「洮之汰之,沙礫在後。」

  • 劉遵祖少為殷中軍所知,稱之於庾公,庾公甚忻然,便取為佐。既見,坐之獨榻上與語。劉爾日殊不稱,庾小失望,遂名之為「羊公鶴」。昔羊叔子有鶴善舞,嘗向客稱之,客試使趨來,氃氋而不肯舞,故稱比之。

  • 魏長齊雅有體量,而才學非所經。初宦當出,虞存嘲之曰:「與卿約法三章:談者死,文筆者刑,商略抵罪。」魏怡然而笑,無忤於色。

  • 郗嘉賓書與袁虎,道戴安道、謝居士云:「恆任之風,當有所弘耳。」以袁無恆,故以此激之。

  • 范啟與郗嘉賓書曰:「子敬舉體無饒縱,掇皮無餘潤。」郗答曰:「舉體無餘潤,何如舉體非真者?」范性矜假多煩,故嘲之。

  • 二郗奉道,二何奉佛,皆以財賄。謝中郎云:「二郗諂於道,二何佞於佛。」

  • 王文度在西州,與林法師講,韓、孫諸人並在坐,林公理每欲小屈。孫興公曰:「法師今日如著弊絮在荊棘中,觸地掛閡。」

  • 范容期見郗超俗情不淡,戲之曰:「夷、齊、巢、許,一詣垂名。何必勞神苦形,支策據梧邪?」郗未答,韓康伯曰:「何不使游刃皆虛?」

  • 簡文在殿上行,右軍與孫興公在後。右軍指簡文語孫曰:「此啖名客。」簡文顧曰:「天下自有利齒兒。」後王光祿作會稽,謝車騎出曲阿祖之。王孝伯罷秘書丞,在坐,謝言及此事,因視孝伯曰:「王丞齒似不鈍。」王曰。「不鈍,頗亦驗。」

  • 謝遏夏月嘗仰臥,謝公清晨卒來,不暇著衣,跣出屋外,方躡履問訊。公曰:「汝可謂前倨而後恭。」

  • 顧長康作殷荊州佐,請假還東。爾時例不給布帆,顧苦求之,乃得。發至破冢,遭風大敗。作箋與殷云:「地名破冢,真破冢而出,行人安穩,布帆無恙。」

  • 苻朗初過江,王咨議大好事,問中國人物及風土所生,終無極已,朗大患之。次復問奴婢貴賤,朗曰:「謹厚有識中者,乃至十萬;無意為奴婢問者,止數千耳。」

  • 東府客館是版屋。謝景重詣太傅,時賓客滿中,初不交言,直仰視云:「王乃復西戎其屋。」

  • 顧長康啖甘蔗,先食尾。人問所以,云:「漸至佳境。」

  • 孝武屬王珣求女婿,曰:「王敦、桓溫,磊砢之流,既不可復得,且小如意,亦好豫人家事,酷非所須。正如真長、子敬比,最佳。」珣舉謝混。後袁山松欲擬謝婚,王曰:「卿莫近禁臠!」

  • 桓南郡與殷荊州語次,因共作了語。顧愷之曰:「火燒平原無遺燎。」桓曰:「白布纏棺豎旒旐。」殷曰:「投魚深淵放飛鳥。」次復作危語。桓曰:「矛頭淅米劍頭炊。」殷曰:「百歲老翁攀枯枝。」顧曰:「井上轆轤臥嬰兒。」殷有一參軍在坐,云:「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殷曰:「咄咄逼人!」仲堪眇目故也。

  • 桓玄出射,有一劉參軍與周參軍朋賭,垂成,唯少一破。劉謂周曰:「卿此起不破,我當撻卿。」周曰:「何至受卿撻?」劉曰:「伯禽之貴,尚不免撻,而況於卿!」周殊無忤色。桓語庾伯鸞曰:「劉參軍宜停讀書,周參軍且勤學問。」

  • 桓南郡與道曜講老子,王侍中為主簿,在坐。桓曰:「王主簿可顧名思義。」王未答,且大笑。桓曰:「王思道能作大家兒笑。」

  • 祖廣行恆縮頭。詣桓南君,始下車,桓曰:「天甚晴朗,祖參軍如從屋漏中來。」

  • 桓玄素輕桓崖,崖在京下有好桃,玄連就求之,遂不得佳者。玄與殷仲文書,以為嗤笑曰:「德之休明,肅慎貢其楛矢;如其不爾,籬壁間物亦不可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