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世說新語
   任誕第二十三
  • 陳留阮籍、譙國嵇康、河內山濤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亞之。預此契者,沛國劉伶、陳留阮咸、河內向秀、琅邪王戎。七人常集於竹林之下,肆意酣暢,故世謂「竹林七賢」。

  • 阮籍遭母喪,在晉文王坐進酒肉。司隸何曾亦在坐,曰:「明公方以孝治天下,而阮籍以重喪顯於公坐飲酒食肉,宜流之海外,以正風教。」文王曰:「嗣宗毀頓如此,君不能共憂之,何謂?且有疾而飲酒食肉,固喪禮也!」籍飲啖不輟,神色自若。

  • 劉伶病酒,渴甚,從婦求酒。婦捐酒毀器,涕泣諫曰:「君飲太過,非攝生之道,必宜斷之!」伶曰:「甚善。我不能自禁,唯當祝鬼神自誓斷之耳。便可具酒肉。」婦曰:「敬聞命。」供酒肉於神前,請伶祝誓。伶跪而祝曰:「天生劉伶,以酒為名,一飲一斛,五斗解酲。婦人之言,慎不可聽!」便引酒進肉,隗然已醉矣。

  • 劉公榮與人飲酒,雜穢非類。人或譏之,答曰:「勝公榮者,不可不與飲;不如公榮者,亦不可不與飲;是公榮輩者,又不可不與飲。」故終日共飲而醉。

  • 步兵校尉缺,廚中有貯酒數百斛,阮籍乃求為步兵校尉。

  • 劉伶恆縱酒放達,或脫衣裸形在屋中。人見譏之,伶曰:「我以天地為棟宇,屋室為褌衣,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 阮籍嫂嘗還家,籍見與別。或譏之,籍曰:「禮豈為我輩設也?」

  • 阮公鄰家婦,有美色,當壚酤酒。阮與王安豐常從婦飲酒,阮醉,便眠其婦側。夫始殊疑之,伺察,終無他意。

  • 阮籍當葬母,蒸一肥豚,飲酒二斗,然後臨訣,直言:「窮矣!」都得一號,因吐血,廢頓良久。

  • 阮仲容、步兵居道南,諸阮居道北。北阮皆富,南阮貧。七月七日,北阮盛曬衣,皆紗羅錦綺。仲容以竿掛大布犢鼻褌於中庭。人或怪之,答曰:「未能免俗,聊復爾耳。」

  • 阮步兵喪母,裴令公往弔之。阮方醉,散髮坐床,箕踞不哭。裴至,下席於地,哭,弔唁畢便去。或問裴:「凡弔,主人哭,客乃為禮。阮既不哭,君何為哭?」裴曰:「阮方外之人,故不崇禮制;我輩俗中人,故以儀軌自居。」時人歎為兩得其中。

  • 諸阮皆能飲酒,仲容至宗人間共集,不復用常杯斟酌,以大瓮盛酒,圍坐相向大酌。時有羣豬來飲,直接去上,便共飲之。

  • 阮渾長成,風氣韵度似父,亦欲作達。步兵曰:「仲容已預之,卿不得復爾。」

  • 裴成公婦,王戎女。王戎晨往裴許,不通徑前。裴從床南下,女從北下,相對作賓主,了無異色。

  • 阮仲容先幸姑家鮮卑婢。及居母喪,姑當遠移,初云當留婢,既發,定將去。仲容借客驢,著重服自追之,累騎而返,曰:「人種不可失!」即遙集之母也。

  • 任愷既失權勢,不復自檢括。或謂和嶠曰:「卿何以坐視元裒敗而不救?」和曰:「元裒如北夏門,拉攞自欲壞,非一木所能支。」

  • 劉道真少時,常漁草澤,善歌嘯,聞者莫不留連。有一老嫗,識其非常人,甚樂其歌嘯,乃殺豚進之。道真食豚盡,了不謝。嫗見不飽,又進一豚。食半餘半,乃還之。後為吏部郎,嫗兒為小令史,道真超用之,不知所由,問母,母告之。於是賫牛酒詣道真,道真曰:「去,去!無可復用相報。」

  • 阮宣子常步行,以百錢掛杖頭,至酒店,便獨酣暢。雖當世貴盛,不肯詣也。

  • 山季倫為荊州,時出酣暢。人為之歌曰:「山公時一醉,徑造高陽池。日莫倒載歸,茗艼無所知。復能乘駿馬,倒著白接籬。舉手問葛強,何如并州兒?」高陽池在襄陽。強是其愛將,并州人也。

  • 張季鷹縱任不拘,時人號為「江東步兵」。或謂之曰:「卿乃可縱適一時,獨不為身後名邪?」答曰:「使我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杯酒!」

  • 畢茂世云:「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

  • 賀司空入洛赴命,為太孫舍人,經吳閶門,在船中彈琴。張季鷹本不相識,先在金閶亭,聞弦甚清,下船就賀,因共語,便大相知說。問賀:「卿欲何之?」賀曰:「入洛赴命,正爾進路。」張曰:「吾亦有事北京。」因路寄載,便與賀同發。初不告家,家追問,乃知。

  • 祖車騎過江時,公私儉薄,無好服玩。王、庾諸公共就祖,忽見裘袍重疊,珍飾盈列。諸公怪問之,祖曰:「昨夜復南塘一出。」祖於時恆自使健兒鼓行劫鈔,在事之人亦容而不問。

  • 鴻臚卿孔羣好飲酒,王丞相語云:「卿何為恆飲酒?不見酒家覆瓿布,日月糜爛?」羣曰:「不爾。不見糟肉乃更堪久?」羣嘗書與親舊:「今年田得七百斛秫米,不了曲糵事。」

  • 有人譏周僕射:「與親友言戲,穢雜無檢節。」周曰:「吾若萬里長江,何能不千里一曲!」

  • 溫太真位未高時,屢與揚州、淮中估客樗蒱,與輒不競。嘗一過大輸物,戲屈,無因得反。與庾亮善,於舫中大喚亮曰:「卿可贖我!」庾即送值,然後得還。經此數四。

  • 溫公喜慢語,卞令禮法自居。至庾公許,大相剖擊,溫發口鄙穢,庾公徐曰:「太真終日無鄙言。」

  • 周伯仁風德雅重,深達危亂。過江積年,恆大飲酒,嘗經三日不醒。時人謂之「三日僕射。」

  • 衛君長為溫公長史,溫公甚善之。每率爾提酒脯就衛,箕踞相對彌日。衛往溫許亦爾。

  • 蘇峻亂,諸庾逃散。庾冰時為吳郡,單身奔亡。民吏皆去,唯郡卒獨以小船載冰出錢塘口,籧篨覆之。時峻賞募覓冰,屬所在搜檢甚急。卒舍船市渚,因飲酒醉還,舞棹向船曰:「何處覓庾吳郡,此中便是!」冰大惶怖,然不敢動。監司見船小裝狹,謂卒狂醉,都不復疑。自送過淛江,寄山陰魏家,得免。後事平,冰欲報卒,適其所願。卒曰:「出自廝下,不願名器。少苦執鞭,恆患不得快飲酒;使其酒足餘年畢矣,無所復須。」冰為起大舍,市奴婢,使門內有百斛酒,終其身。時謂此卒非唯有智,且亦達生。

  • 殷洪喬作豫章郡,臨去,都下人因附百許函書。既至石頭,悉擲水中,因祝曰:「沉者自沉,浮者自浮,殷洪喬不能作致書郵。」

  • 王長史、謝仁祖同為王公掾,長史云:「謝掾能作異舞。」謝便起舞,神意甚暇。王公熟視,謂客曰:「使人思安豐。」

  • 王、劉共在杭南,酣宴於桓子野家。謝鎮西往尚書墓還,葬後三日反哭。諸人欲要之,初遣一信,猶未許,然已停車。重要,便回駕。諸人門外迎之,把臂便下。裁得脫幘,著帽酣宴。半坐,乃覺未脫衰。

  • 桓宣武少家貧,戲大輸,債主敦求甚切,思自振之方,莫知所出。陳郡袁耽俊邁多能,宣武欲求救於耽。耽時居艱,恐致疑,試以告焉,應聲便許,略無嫌吝。遂變服,懷布帽隨溫去,與債主戲。耽素有蓺名,債主就局曰:「汝故當不辦作袁彥道邪?」遂共戲。十萬一擲,直上百萬數。投馬絕叫,傍若無人,探布帽擲對人曰:「汝竟識袁彥道不?」

  • 王光祿云:「酒正使人人自遠。」

  • 劉尹云:「孫承公狂士,每至一處,賞玩累日,或回至半路卻返。」

  • 袁彥道有二妹:一適殷淵源,一適謝仁祖。語桓宣武云:「恨不更有一人配卿!」

  • 桓車騎在荊州,張玄為侍中,使至江陵,路經陽岐村。俄見一人持半小籠生魚,徑來造船,云:「有魚,欲寄作膾。」張乃維舟而納之,問其姓字,稱是劉遺民。張素聞其名,大相忻待。劉既知張銜命,問:「謝安、王文度並佳不?」張甚欲話言,劉了無停意。既進膾,便去云:「向得此魚,觀君船上當有膾具,是故來耳。」於是便去。張乃追至劉家,為設酒,殊不清旨,張高其人,不得已而飲之。方共對飲,劉便先起,云:「今正伐荻,不宜久廢。」張亦無以留之。

  • 王子猷詣郗雍州,雍州在內,見有23c053caa,云:「阿乞那得此物!」令左右送還家。郗出覓之,王曰:「向有大力者負之而趨。」郗無忤色。

  • 謝安始出西戲,失車牛,便杖策步歸。道逢劉尹,語曰:「安石將無傷?」謝乃同載而歸。

  • 襄陽羅友有大韵,少時多謂之痴。嘗伺人祠,欲乞食,往太蚤,門未開。主人迎神出見,問以非時,何得在此?答曰:「聞卿祠,欲乞一頓食耳。」遂隱門側。至曉,得食便退,了無怍容。為人有記功,從桓宣武平蜀,按行蜀城闕觀宇,內外道陌廣狹,植種果竹多少,皆默記之。後宣武漂洲與簡文集,友亦預焉。共道蜀中事,亦有所遺忘,友皆名列,曾無錯漏。宣武驗以蜀城闕簿,皆如其言,坐者歎服。謝公云:「羅友詎減魏陽元。」後為廣州刺史,當之鎮,刺史桓豁語令莫來宿,答曰:「民已有前期,主人貧,或有酒饌之費,見與甚有舊,請別日奉命。」征西密遣人察之,至夕乃往荊州門下書佐家,處之怡然,不異勝達。在益州,語兒云:「我有五百人食器。」家中大驚。其由來清,而忽有此物,定是二百五十沓烏樏。

  • 桓子野每聞清歌,輒喚「奈何!」謝公聞之,曰:「子野可謂一往有深情。」

  • 張湛好於齋前種松柏;時袁山松出游,每好令左右作挽歌。時人謂:「張屋下陳尸,袁道上行殯。」

  • 羅友作荊州從事,桓宣武為王車騎集別,友進,坐良久,辭出,宣武曰:「卿向欲咨事,何以便去。」答曰:「友聞白羊肉美,一生未曾得吃,故冒求前耳,無事可咨。今已飽,不復須駐。」了無慚色。

  • 張驎酒後挽歌甚淒苦,桓車騎曰:「卿非田橫門人,何乃頓爾至致?」

  • 王子猷嘗暫寄人空宅住,便令種竹。或問:「暫住何煩爾?」王嘯詠良久,直指竹曰:「何可一日無此君!」

  • 王子猷居山陰,夜大雪,眠覺,開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詠左思招隱詩。忽憶戴安道,時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經宿方至,造門不前而返。人問其故,王曰:「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 王衛軍云:「酒正自引人著勝地。」

  • 王子猷出都,尚在渚下。舊聞桓子野善吹笛,而不相識。遇桓於岸上過,王在船中,客有識之者,云是桓子野。王便令人與相聞云:「聞君善吹笛,試為我一奏。」桓時已貴顯,素聞王名,即便回下車,踞胡床,為作三調。弄畢,便上車去。客主不交一言。

  • 桓南郡被召作太子洗馬,船泊荻渚。王大服散後已小醉,往看桓。桓為設酒,不能冷飲,頻語左右:「令溫酒來!」桓乃流涕嗚咽,王便欲去。桓以手巾掩淚,因謂王曰:「犯我家諱,何預卿事!」王歎曰:「靈寶故自達。」

  • 王孝伯問王大:「阮籍何如司馬相如?」王大曰:「阮籍胸中壘塊,故須酒澆之。」

  • 王佛大歎言:「三日不飲酒,覺形神不復相親。」

  • 王孝伯言:「名士不必須奇才,但使常得無事,痛飲酒,熟讀離騷,便可稱名士。」

  • 王長史登茅山,大慟哭曰:「琅邪王伯輿,終當為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