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世說新語
   捷悟第十一
  • 楊德祖為魏公主簿,時作相國門,始構榱桷,魏武自出看,使人題門作「活」字,便去。楊見,即令壞之。既竟,曰:「門中『活』,『闊』字,王正嫌門大也。」

  • 人餉魏武一杯酪,魏武啖少許,蓋頭上提「合」字以示眾,眾莫能解。次至楊修,修便啖,曰:「公教人啖一口也,復何疑?」

  • 魏武嘗過曹娥碑下,楊修從,碑背上見題作「黃絹幼婦,外孫䪡臼」八字,魏武謂修曰:「解不?」答曰:「解。」魏武曰:「卿未可言,待我思之。」行三十里,魏武乃曰:「吾已得。」令修別記所知。修曰:「黃絹,色絲也,於字為絕;幼婦,少女也,於字為妙;外孫,女子也,於字為好;䪡臼,受辛也,於字為辤;所謂『絕妙好辤』也。」魏武亦記之,與修同,乃歎曰:「我才不及卿,乃覺三十里。」

  • 魏武征袁本初,治裝,餘有數十斛竹片,咸長數寸。眾云並不堪用,正令燒除。太祖思所以用之,謂可為竹椑楯,而未顯其言。馳使問主簿楊德祖,應聲答之,與帝心同。眾伏其辯悟。

  • 王敦引軍垂至大桁,明帝自出中堂。溫嶠為丹陽尹,帝令斷大桁,故未斷,帝大怒瞋目,左右莫不悚懼。召諸公來,嶠至,不謝,但求酒炙。王導須臾至,徒跣下地,謝曰:「天威在顏,遂使溫嶠不容得謝。」嶠於是下謝,帝乃釋然。諸公共歎王機悟名言。

  • 郗司空在北府,桓宣武惡其居兵權。郗於事機素暗,遣箋詣桓:「方欲共獎王室,修復園陵。」世子嘉賓出行,於道上聞信至,急取箋,視竟,寸寸毀裂,便回,還更作箋,自陳老病,不堪人間,欲乞閑地自養。宣武得箋大喜,即詔轉公督五郡,會稽太守。

  • 王東亭作宣武主簿,嘗春月與石頭兄弟乘馬出郊。時彥同游者連鑣俱進,唯東亭一人常在前,覺數十步,諸人莫之解。石頭等既疲倦,俄而乘輿回,諸人皆似從官,唯東亭奕奕在前。其悟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