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文觀止

卷八 ‧ 與陳給事書  韓愈

愈再拜:愈之獲見於閤下有年矣。始者亦嘗辱一言之譽,貧賤也,衣食於奔走,不得朝夕繼見。其後閤下位益尊,伺候於門牆者日益進。夫位益尊,則賤者日隔;伺候於門牆者日益進,則愛博而情不專。愈也道不加修,而文日益有名。夫道不加修,則賢者不與;文日益有名,則同進者忌。始之以日隔之疏,加之以不專之望;以不與者之心,而聽忌者之說,由是閤下之庭,無愈之跡矣。

去年春,亦嘗一進謁於左右矣。溫乎其容,若加其新也;屬乎其言,若閔其窮也。退而喜也,以告於人。其後如東京取妻子,又不得朝夕繼見。及其還也,亦嘗一進謁於左右矣。邈乎其容,若不察其愚也;悄乎其言,若不接其情也。退而懼也,不敢復進。

今則釋然悟,翻然悔,曰:「其邈也,乃所以怒其來之不繼也;其悄也,乃所以示其意也。」不敏之誅,無所逃避。不敢遂進,輒自疏其所以,并獻近所為復志賦以下十首為一卷,卷有標軸。送孟郊序一首,生紙寫,不加裝飾,皆有揩字註字處。急於自解而謝,不能竢更寫,閤下取其意而略其禮可也。愈恐懼再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