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文觀止

卷二 ‧ 季札觀周樂  左傳 ‧ 襄公二十九年

吳公子札來聘,請觀於周樂。

使工為之歌周南、召南,曰:「美哉!始基之矣,猶未也,然勤而不怨矣。」

為之歌邶、鄘、衛。曰:「美哉!淵乎!憂而不困者也。吾聞衛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衛風乎?」

為之歌王。曰:「美哉!思而不懼。其周之東乎?」

為之歌鄭。曰:「美哉!其細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

為之歌齊。曰:「美哉!泱泱乎!大風也哉!表東海者其大公乎?國未可量也!」

為之歌豳。曰:「美哉!蕩乎!樂而不淫。其周公之東乎?」

為之歌秦。曰:「此之謂夏聲。夫能夏則大,大之至也。其周之舊乎?」

為之歌魏。曰:「美哉!渢渢乎!大而婉,險而易行。以德輔此,則明主也。」

為之歌唐。曰:「思深哉!其有陶唐氏之遺民乎?不然,何憂之遠也?非令德之後,誰能若是?」

為之歌陳。曰:「國無主,其能久乎?」

自鄶以下,無譏焉。

為之歌小雅。曰:「美哉!思而不貳,怨而不言,其周德之衰乎?猶有先王之遺民焉!」

為之歌大雅。曰:「廣哉!熙熙乎!曲而有直體,其文王之德乎?」

為之歌頌。曰:「至矣哉!直而不倨,曲而不屈;邇而不偪,遠而不攜;遷而不淫,復而不厭;哀而不愁,樂而不荒;用而不匱,廣而不宣;施而不費,取而不貪;處而不底,行而不流。五聲和,八風平,節有度,守有序。盛德之所同也!」

見舞象箾、南籥者。曰:「美哉!猶有憾!」

見舞大武者。曰:「美哉!周之盛也,其若此乎?」

見舞韶濩者。曰:「聖人之弘也,而猶有慙德,聖人之難也!」

見舞大夏者。曰:「美哉!勤而不德,非禹,其誰能脩之?」

見舞韶箾者。曰:「德至矣哉!大矣!如天之無不幬也,如地之無不載也。雖甚盛德,其蔑以加於此矣,觀止矣。若有他樂,吾不敢請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