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文觀止
         校對、白話翻譯:yny

卷一 ‧ 蹇叔哭師  左傳 ‧ 僖公三十二年

冬,晉文公卒。庚辰,將殯於曲沃;出絳,柩有聲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將有西師過軼我,擊之,必大捷焉。」

杞子自鄭使告于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

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勞師以襲遠,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遠主備之,無乃不可乎?師之所為,鄭必知之;勤而無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誰不知?」

公辭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師于東門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

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

秦師遂東。


白話翻譯

魯僖公三十二年冬天,晉文公過世。十二月十日,將到曲沃出殯,才剛離開絳城,靈柩就傳出如牛吼叫般的聲音。卜偃令大夫跪拜說:「先君在指示國家大事,將會有西方的軍隊越過我們的國土,攻打他們,一定可以大勝!」

秦國大夫杞子從鄭國派人回秦報告說:「鄭國派我掌管他們北門的鑰匙,如果秘密發兵前來,就可以佔領鄭國了。」

秦穆公去向蹇叔咨詢意見。蹇叔說:「勞動軍隊去偷襲遠方的國家,我從沒聽說過。軍隊辛勞戰力衰竭,遠方國家又定有防備,恐怕不行吧?軍隊的一舉一動,鄭國一定會知道。辛勤勞苦而沒有斬獲,必定會有怨恨叛逆之心。再說行軍千里,有誰會不知道呢?」

秦穆公不聽蹇叔的意見。召見了孟明、西乞、白乙,令他們從東門外出兵。蹇叔哭著為他們送行,說:「孟明啊,我眼看著大軍出發,卻看不到他們回來了。」穆公派人對蹇叔說:「你知道什麼?如果你只活到六十歲,現在墳上的樹都可以兩手合抱了!」

蹇叔的兒子也在出征的隊伍中,蹇叔哭著送他,說:「晉國人一定在崤山攔擊我軍。崤山有兩座山頭,南邊的是夏后皋的墳墓,北邊的是當年周文王避風雨的地方。你一定會死在這兩座山之間,我會到那裏去收拾你的屍骨。」

秦軍向東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