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文觀止
         校對、白話翻譯:yny

卷一 ‧ 寺人披見文公  左傳 ‧ 僖公二十四年

呂、郤畏偪,將焚公宮而弒晉侯。

寺人披請見。公使讓之,且辭焉,曰:「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其後余從狄君以田渭濱,女為惠公來求殺余,命女三宿,女中宿至。雖有君命,何其速也?夫袪猶在,女其行乎!」

對曰:「臣謂君之入也,其知之矣。若猶未也,又將及難。君命無二,古之制也。除君之惡,唯力是視。蒲人、狄人,余何有焉?今君即位,其無蒲、狄乎?齊桓公置射鉤而使管仲相,君若易之,何辱命焉?行者甚眾,豈唯刑臣?」

公見之,以難告。三月,晉侯潛會秦伯于王城。己丑晦,公宮火。瑕甥、郤芮不獲公。乃如河上,秦伯誘而殺之。


白話翻譯

呂甥和郤芮怕受到迫害,準備放火燒宮室而且殺晉侯。

宦官披請求進見。晉侯派人責備他,並且拒絕接見,說:「當年在蒲城你來追殺我,君王命你第二天到,你當天就到。後來我跟狄君在渭水邊打獵,你為惠公找機會來殺我,命你第四天到,你卻第三天就到。雖然是奉了君命,但又何必那麼快?當年被砍下的衣袖還在,你還是走吧!」

披回答說:「臣以為君王回國之後,就應該知道為君之道。如果還不知道,恐怕將會再有禍難。奉行君命不得有二心,這是古代的制度。為君王除害,本當盡力而為。蒲人、狄人,對我來說算什麼?現在君王已經即位,難道不會再有像在蒲、狄時的禍難嗎?齊桓公不記被管仲射中帶鉤的舊怨而任用他為相,君王如果和他相反,又何必命令?走的人一定很多,豈止臣一人而已?」

晉侯接見了披,披向晉侯報告了禍難。三月,晉侯暗地裏到秦國的王城會見秦伯。二十九日,晉侯宮室被燒。瑕甥、郤芮沒找到晉侯,於是趕到河邊,秦伯誘殺了他們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