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文觀止
         校對、白話翻譯:yny

卷一 ‧ 陰飴甥對秦伯  左傳 ‧ 僖公十五年

十月,晉陰飴甥會秦伯,盟于王城。

秦伯曰:「晉國和乎?」對曰:「不和。小人恥失其君而悼喪其親,不憚征繕以立圉也,曰:『必報讎,寧事戎狄。』君子愛其君而知其罪,不憚征繕以待秦命,曰:『必報德,有死無二。』以此不和。」

秦伯曰:「國謂君何?」對曰:「小人慼,謂之不免;君子恕,以為必歸。小人曰:『我毒秦,秦豈歸君?』君子曰:『我知罪矣,秦必歸君。貳而執之,服而舍之,德莫厚焉,刑莫威焉。服者懷德,貳者畏刑。此一役也,秦可以霸。納而不定,廢而不立,以德為怨,秦不其然。』」

秦伯曰:「是吾心也。」改館晉侯,饋七牢焉。


白話翻譯

十月,晉國陰飴甥會見秦伯,在王城訂盟約。

秦伯說:「晉國和睦嗎?」陰飴甥回答說:「不和睦。人民以國君被俘為恥又傷悼失去親人,不怕徵稅徵兵以立圉為君,說:『必定要報讎,寧可事奉戎狄。』士大夫愛國君也知道他的罪過,不怕徵稅徵兵以等待秦國的命令,說:『一定要報答恩德,至死不變。』因此不和睦。」

秦伯說:「晉國人認為晉君的結果會如何?」陰飴甥回答說:「人民憂慮,認為免不了被殺;士大夫將心比心,認為一定會被釋回。人民說:『我們害了秦,秦國哪裏肯讓國君回來?』士大夫說:『我們已經知道罪過了,秦一定讓國君回來。有二心的就捉了他,服從了就釋放他,恩德沒有比這更深厚的,刑罰沒有比這更嚴厲的了。服從的人懷念恩德,二心的人畏懼刑罰。這一次的戰役,秦國可以稱霸了。幫助他回國即位卻不能使他安定,甚至還要廢掉他,這是把恩德變為怨仇,秦不至於此吧。』」

秦伯說:「這正是我的意思。」於是把晉侯遷移到賓館,送他七牢之禮。

注:晉獻公寵愛驪姬,殺了太子申生,而立驪姬之子悉齊。於是晉國諸公子重耳、夷吾等,均逃亡在外。夷吾得到秦穆公的幫助,歸晉即位,是為晉惠公。然而晉惠公即位後並沒有實現割地給秦的諾言,之後又接受秦的賑災,在秦國饑荒時又坐視不理。於是秦穆公於魯僖公十五年出兵攻晉,戰於韓原,晉敗,晉惠公被俘。

此文即晉大夫陰飴甥於晉戰敗後至秦國求和時與秦穆公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