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文觀止
         校對、白話翻譯:yny

卷一 ‧ 宮之奇諫假道  左傳 ‧ 僖公五年

晉侯復假道於虞以伐虢,宮之奇諫曰:「虢,虞之表也;虢亡,虞必從之。晉不可啟,寇不可翫,一之謂甚,其可再乎?諺所謂『輔車相依,脣亡齒寒』者,其虞虢之謂也。」

公曰:「晉,吾宗也,豈害我哉?」對曰:「大伯、虞仲,大王之昭也。大伯不從,是以不嗣。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為文王卿士,勳在王室,藏於盟府。將虢是滅,何愛於虞?且虞能親於桓、莊乎?其愛之也,桓、莊之族何罪?而以為戮,不唯偪乎?親以寵偪,猶尚害之,況以國乎?」

公曰:「吾享祀豐絜,神必據我。」對曰:「臣聞之,鬼神非人實親,惟德是依。故《周書》曰:『皇天無親,惟德是輔。』又曰:『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又曰:『民不易物,惟德繄物。』如是,則非德民不和、神不享矣。神所馮依,將在德矣。若晉取虞,而明德以薦馨香,神其吐之乎?」

弗聽,許晉使。宮之奇以其族行,曰:「虞不臘矣!在此行也,晉不更舉矣。」

冬,晉滅虢。師還,館於虞,遂襲虞,滅之,執虞公。


白話翻譯

晉侯又向虞國借道去攻打虢國,宮之奇進諫說:「虢,是虞的屏障;虢亡,虞一定跟著滅亡。晉國的野心不可引發,敵人不可輕忽,一次已經過分了,怎可再一次呢?諺語所說的『輔車相依,脣亡齒寒』,正是在說虞虢啊!」

虞公說:「晉國,是我的同宗,難道會害我嗎?」宮之奇回答說:「大伯、虞仲,都是太王的兒子。大伯不在太王身邊,所以沒有繼位。虢仲、虢叔,都是王季的兒子,做過文王的卿士,對王室有功,盟府有記載。晉將要滅虢了,又哪裏愛惜虞呢?而且虞能比桓叔、莊伯更親嗎?如果晉愛惜他們,桓叔、莊伯的子孫有什麼罪?結果全被晉侯殺了,不就只因怕兩家強大會侵逼公室。對於侵逼公室的親族,尚且加以殺害,何況是國家呢?」

虞公說:「我祭祀的供品豐盛又潔淨,神一定依從我的。」宮之奇回答說:「臣聽說,鬼神並非實際親近哪個人,只是依從有德的人。所以《周書》上說:『皇天無私親,只輔助有德的人。』又說:『黍稷不算馨香,美德才是馨香。』又說:『人民不能改變祭物,只有德行足以充當祭物。』照這麼說,那麼沒有德行人民就不和諧、鬼神不會接受祭祀的。鬼神所依從的,就在德行了。如果晉佔領了虞,而且用美德以做馨香來祭祀鬼神,鬼神難道會吐出來嗎?」

虞公不聽,而答應晉國使者的要求。宮之奇帶著族人離開虞國,說:「虞國過不了今年的臘祭了,就在這一次,晉國不必再發兵了。」

冬,晉滅了虢。軍隊返國,駐紮在虞,於是襲擊虞,把虞滅了,捉了虞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