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文觀止
         校對、白話翻譯:yny

卷一 ‧ 季梁諫追楚師  左傳 ‧ 桓公六年

楚武王侵隨,使薳章求成焉,軍於瑕以待之。隨人使少師董成。

鬬伯比言于楚子曰:「吾不得志於漢東也,我則使然。我張吾三軍,而被吾甲兵,以武臨之,彼則懼而協以謀我,故難間也。漢東之國,隨為大。隨張,必棄小國。小國離,楚之利也。少師侈,請羸師以張之。」熊率且比曰:「季梁在,何益?」鬬伯比曰:「以為後圖,少師得其君。」王毀軍而納少師。

少師歸,請追楚師。隨侯將許之。季梁止之,曰:「天方授楚,楚之羸,其誘我也!君何急焉?臣聞小之能敵大也,小道大淫。所謂道,忠於民而信於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辭,信也。今民餒而君逞欲,祝史矯舉以祭,臣不知其可也。」

公曰:「吾牲牷肥腯,粢盛豐備,何則不信?」對曰:「夫民,神之主也。是以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故奉牲以告曰『博碩肥腯』,謂民力之普存也,謂其畜之碩大蕃滋也,謂其不疾瘯蠡也,謂其備腯咸有也。奉盛以告曰『絜粢豐盛』,謂其三時不害而民和年豐也。奉酒醴以告曰『嘉栗旨酒』,謂其上下皆有嘉德而無違心也。所謂馨香,無讒慝也。故務其三時,脩其五教,親其九族,以致其禋祀,於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故動則有成。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雖獨豐,其何福之有?君姑脩政而親兄弟之國,庶免於難。」

隨侯懼而修政,楚不敢伐。


白話翻譯

楚武王想要侵略隨國,先派薳章假意去談和,並把軍隊駐紮在瑕地等待。隨國派少師主持和談。

鬬伯比告訴楚武王說:「我國在漢水東邊無法擴大國土,是由於我們自己的失策。我們擴張軍隊,並且整具甲兵,用武力來對付他國,他們必然害怕而聯合起來對付我們,所以難以離間。漢水東邊的國家,隨國最大。隨國如果自大,必然放棄其他小國。小國離心,是楚國的利益。少師自傲,請把我國的老弱士卒讓他看。」熊率且比說:「隨國有季梁在,有什麼用呢?」鬬伯比說:「這是為以後打算,少師會得到隨君的寵信。」楚武王就藏起精銳的士卒而擺出老弱來接待少師。

少師回去後,請隨君追擊楚師。隨侯準備答應。季梁勸阻說:「現在楚國正得到天命,楚軍老弱,是用來誘騙我們的吧!君王何必性急呢?臣聽說小國之所以能抗衡大國,是因為小國有道而大國荒淫。所謂道,是忠於人民而誠心敬奉鬼神。在上位能為人民謀福利,就是忠;祝史能真實的祝禱,就是信。現在人民還在饑餓,而君王卻想滿足私欲,祝史詐稱功德來祝禱,臣真不知這怎麼行得通。」

隨侯說:「我祭祀用的犧牲毛色純淨又肥壯,穀物也豐盛完備,怎說不真誠呢?」季梁回答說:「人民,是鬼神關心的主體。因此聖王先造福人民,然後才盡力事奉鬼神。所以敬奉犧牲時祝告說『碩大又肥壯』,這是說人民的財力普遍富足,是說牲畜肥大又繁多,是說沒有瘟疫這些疾病,是說各式好品種都有。敬奉穀物時祝告說『潔淨又豐盛』,這是說農時沒有被侵害,而且人民和樂又豐收。敬奉酒醴時祝告說『甜美又香醇』,這是說上下都有美德而沒有邪惡之心。所謂祭物的馨香,是指沒有讒言邪惡。所以專心致力於農時,修明五教,親睦九族,以盡心祭祀鬼神。於是人民和洽,而鬼神降福,所以做任何事都能成功。現在人民各有異心,鬼神也無關心的主體,君王雖然祭祀特別豐盛,又能求得什麼福分呢?君王姑且修明政事,而親近兄弟之國,或許可以避免禍難。」

隨侯畏懼而修明政事,楚國不敢來侵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