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文觀止
         校對、白話翻譯:yny

卷一 ‧ 鄭莊公戒飭守臣  左傳 ‧ 隱公十一年

秋,七月,公會齊侯、鄭伯伐許。庚辰,傅于許。潁考叔取鄭伯之旗蝥弧以先登,子都自下射之,顛。瑕叔盈又以蝥弧登,周麾而呼曰:「君登矣!」鄭師畢登。壬午,遂入許。許莊公奔衛。齊侯以許讓公。公曰:「君謂許不共,故從君討之。許既伏其罪矣,雖君有命,寡人弗敢與聞。」乃與鄭人。

鄭伯使許大夫百里奉許叔以居許東偏。曰:「天禍許國,鬼神實不逞于許君,而假手于我寡人。寡人唯是一二父兄不能共億,其敢以許自為功乎?寡人有弟,不能和協,而使糊其口於四方,其況能久有許乎?吾子其奉許叔以撫柔此民也,吾將使獲也佐吾子。若寡人得沒于地,天其以禮悔禍于許,無寧茲許公復奉其社稷。唯我鄭國之有請謁焉,如舊昏媾,其能降以相從也。無滋他族實偪處此,以與我鄭國爭此土也。吾子孫其覆亡之不暇,而況能禋祀許乎?寡人之使吾子處此,不唯許國之為,亦聊以固吾圄也。」

乃使公孫獲處許西偏,曰:「凡而器用財賄,無寘于許。我死,乃亟去之。吾先君新邑於此,王室而既卑矣,周之子孫日失其序。夫許,大岳之胤也。天而既厭周德矣,吾其能與許爭乎?」

君子謂鄭莊公於是乎有禮。禮,經國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後嗣者也。許無刑而伐之,服而舍之,度德而處之,量力而行之,相時而動,無累後人,可謂知禮矣。


白話翻譯

秋七月,魯隱公會合齊侯、鄭伯攻打許國。初一,軍隊逼近許國城下。潁考叔拿著鄭伯的指揮旗率先登城,子都自城下用箭射他,潁考叔摔了下來。瑕叔盈又拿起指揮旗登城,向四周揮動旗子,大喊說:「國君登城了!」於是鄭國軍隊全登上城了。初三,進占許國。許莊公逃到衛國去。齊侯要把許國讓給隱公。隱公說:「君王認為許國不守法度,所以跟隨君王討伐。許國已經伏其罪了,雖然君王有命令,寡人不敢接受。」於是給了鄭國。

鄭伯讓許國大夫百里輔佐許莊公的弟弟許叔居住在許國的東邊,說:「上天降禍於許國,鬼神都不滿於許君,所以借寡人的手懲罰他。寡人連一二個父兄都不能相安無事,又哪裏敢把討伐許國當作是自己的功績呢?寡人有個弟弟,都不能和睦相處,還讓他四處去寄食,又如何能長久占有許國呢?你就幫著許叔安撫許國的人民吧,我會派公孫獲來幫你。如果寡人能以壽終,上天也會依禮終止降禍於許國,願意讓許公再度統治許國。只是我鄭國如有所請求,就像舊時的通婚,希望能委屈的聽從。而且也不會讓別族的人逼近此處,來和我鄭國爭奪這塊土地。我的子孫救亡都來不及了,哪裏還能替許國祭祀祖先呢?寡人之所以讓你居住在此,不僅是為了許國,也是為了鞏固我的邊陲。」

於是派公孫獲住在許國的西邊,說:「你所有的器物財貨,都不要放置在許國。我若死了,你得趕緊離開此地。我的父親纔在這裏新建都城,周王室又日益衰微,周朝的子孫一天天喪失原有的功業。許國,是四岳的後代。上天既然厭棄了周族,我還能和許國爭嘛?」

君子認為鄭莊公處理這件事是合禮的。禮,是治理國家、安定社稷、整序人民、有利後代的事。許國沒有法度,所以討伐它;服了罪就寬恕它;審度自己的德行、酌量自己的力量來處理事情。見機行事,不連累後人,可以說是「知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