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古文觀止
        校對、白話翻譯:yny

卷一 ‧ 石碏諫寵州吁  左傳 ‧ 隱公三年

衛莊公娶于齊東宮得臣之妹,曰莊姜。美而無子,衛人所為賦《碩人》也。又娶于陳,曰厲媯,生孝伯,早死。其娣戴媯,生桓公,莊姜以為己子。

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有寵而好兵,公弗禁。莊姜惡之。

石碏諫曰:「臣聞愛子,教之以義方,弗納於邪。驕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來,寵祿過也。將立州吁,乃定之矣;若猶未也,階之為禍。夫寵而不驕,驕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者,鮮矣。且夫賤妨貴,少陵長,遠間親,新間舊,小加大,淫破義,所謂六逆也。君義,臣行,父慈,子孝,兄愛,弟敬,所謂六順也。去順效逆,所以速禍也。君人者,將禍是務去,而速之,無乃不可乎。」弗聽。

其子厚與州吁遊,禁之,不可。桓公立,乃老。


白話翻譯

衛莊公娶齊國太子得臣的妹妹為夫人,夫人叫做莊姜。莊姜貌美但沒有生孩子,衛國《碩人》這首詩就是為她所作的。莊公又從陳國娶了夫人,叫做厲媯,厲媯生了孝伯,孝伯早死。厲媯的妹妹戴媯生桓公,莊姜把桓公當做是自己的兒子。

公子州吁是莊公的寵妾所生,受到莊公的寵愛。州吁喜歡弄武,莊公也不禁止,莊姜則討厭他。

石碏諫莊公說:「臣聽說愛兒子就要教他走正道,不可讓他入邪路。驕恣、奢侈、淫樂、放蕩,都是邪惡的根源。這四者之所以會發生,是寵愛太超過了。如要立州吁,就得趕快確定;如還不確定,過度寵愛將導致禍患。受寵而不驕恣,驕恣而能屈抑,屈抑而不怨恨,怨恨而能忍受,這樣的人實在太少了。而且低賤妨害尊貴,年少凌駕年長,疏遠離間親近,新人離間舊人,位低超越位高,淫亂破壞道義,這是所謂的六逆。君合義,臣從命,父慈愛,子孝順,兄友愛,弟恭敬,這是所謂的六順。捨去順而效法逆,將招致禍患。做國君的,應該將禍患致力消除,如今反而去招致它,這恐怕是不可以的。」莊公不聽。

石碏的兒子石厚與州吁交往,石碏加以禁止,但沒有用。至桓公即位,石碏就告老退休。

注:魯隱公三年時,衛桓公已即位十五年。所以本篇史事並非發生在隱公三年,而是追敘性質。魯隱公四年,州吁弒桓公而自立為王。同年九月,州吁被衛國人所殺;石碏之子石厚,也因依附州吁而遭殺身之禍。這正應驗了石碏的預警,如當初衛莊公和石厚都能聽石碏的勸告,則上述之悲劇應不至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