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聊齋志異
  鴞鳥

長山楊令,性奇貪。康熙乙亥間,西塞用兵,市民間騾馬運糧。楊假此搜括,地方頭畜一空。周村為商賈所集,趁墟者車馬輻輳。楊率健丁悉篡奪之,不下數百餘頭。四方估客,無處控告。

時諸令皆以公務在省。適益都令董、萊蕪令范、新城令孫,會集旅舍。有山西二商,迎門號愬,蓋有健騾四頭,俱被搶掠,道遠失業,不能歸,哀求諸公為緩頰也。三公憐其情,許之。遂共詣楊。楊治具相款。酒既行,衆言來意。楊不聽。衆言之益切。楊舉酒促釂以亂之,曰:「某有一令,不能者罰。須一天上、一地下、一古人,左右問所執何物,口道何詞,隨問答之。」便倡云:「天上有月輪,地下有崑崙,有一古人劉伯倫。左問所執何物,答云:『手執酒杯。』右問口道何詞,答云:『道是酒杯之外不須提。』」范公云:「天上有廣寒宮,地下有乾清宮,有一古人姜太公。手執釣魚竿,道是『願者上鉤』。」孫云:「天上有天河,地下有黃河,有一古人是蕭何。手執一本大清律,道是『贓官贓吏』。」楊有慚色,沉吟久之,曰:「某又有之。天上有靈山,地下有泰山,有一古人是寒山。手執一帚,道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衆相視腆然。

忽一少年傲岸而入,袍服華整,舉手作禮。共挽坐,酌以大斗。少年笑曰:「酒且勿飲。聞諸公雅令,願獻芻蕘。」衆請之。少年曰:「天上有玉帝,地下有皇帝,有一古人洪武朱皇帝。手執三尺劍,道是『貪官剝皮』。」衆大笑。楊恚罵曰:「何處狂生敢爾!」命隸執之。少年躍登几上,化為鴞,沖簾飛出,集庭樹間,四顧室中,作笑聲。主人擊之,且飛且笑而去。

異史氏曰:「市馬之役,諸大令健畜盈庭者十之七,而千百為羣,作騾馬賈者,長山外不數數見也。聖明天子愛惜民力,取一物必償其值,焉知奉行者流毒若此哉!鴞所至,人最厭其笑,兒女共唾之,以為不祥。此一笑,則何異于鳳鳴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