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聊齋志異
  僧術

黃生,故家子,才情頗贍,夙志高騫。村外蘭若,有居僧某,素與分深。既而僧雲遊,去十餘年復歸。見黃,歎曰:「謂君騰達已久,今尚白紵耶?想福命固薄耳。請為君賄冥中主者。能置十千否?」答言:「不能。」僧曰:「請勉辦其半,餘當代假之。三日為約。」黃諾之。竭力典質如數。三日,僧果以五千來付黃。

黃家舊有汲水井,深不竭,云通河海。僧命束置井邊,戒曰:「約我到寺,即推墮井中。候半炊時,有一錢泛起,當拜之。」乃去。黃不解何術,轉念效否未定,而十千可惜。乃匿其九,而以一千投之。少間,巨泡突起,鏗然而破,即有一錢浮出,大如車輪。黃大駭。既拜,又取四千投焉。落下,擊觸有聲,為大錢所隔,不得沉。日暮,僧至,譙讓之曰:「胡不盡投?」黃云:「已盡投矣。」僧曰:「冥中使者止將一千去,何乃妄言?」黃實告之。僧歎曰:「鄙吝者必非大器。此子之命合以明經終;不然,甲科立致矣。」黃大悔,求再禳之,僧固辭而去。黃視井中錢猶浮,以綆釣上,大錢乃沉。是歲,黃以副榜准貢,卒如僧言。

異史氏曰:「豈冥中亦開捐納之科耶?十千而得一第,直亦廉矣。然一千准貢,猶昂貴耳。明經不第,何值一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