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聊齋志異
  白蓮教

白蓮盜首徐鴻儒,得左道之書,能役鬼神。小試之,觀者盡駭。走門下者如鶩。於是陰懷不軌。因出一鏡,言能鑑人終身。懸於庭,令人自照,或幞頭,或紗帽,繡衣貂蟬,現形不一。人益怪愕。由是道路遙播,踵門求鑑者,揮汗相屬。徐乃宣言:「凡鏡中文武貴官,皆如來佛註定龍華會中人。各宜努力,勿得退縮。」因亦對衆自照,則冕旒龍袞,儼然王者。衆相視而驚,大衆齊伏。徐乃建旂秉鉞,罔不歡躍相從,冀符所照。不數月,聚黨以萬計,滕、嶧一帶,望風而靡。

後大兵進剿,有彭都司者,長山人,藝勇絕倫。寇出二垂髫女與戰。女俱雙刃,利如霜;騎大馬,噴嘶甚怒。飄忽盤旋,自晨達暮,彼不能傷彭,彭亦不能捷也。如此三日,彭覺筋力俱竭,哮喘而卒。迨鴻儒既誅,捉賊黨械問之,始知刃乃木刀,騎乃木凳也。假兵馬死真將軍,亦奇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