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聊齋志異
  侯靜山

高少宰念東先生云:「崇禎間,有猴仙,號靜山。託神於河間之叟,與人談詩文、決休咎,娓娓不倦。以肴核置案上,啗飲狼藉,但不能見之耳。」時先生祖寢疾。或致書云:「侯靜山,百年人也,不可不晤。」遂以僕馬往招叟。叟至經日,仙猶未來。焚香祠之。忽聞屋上大聲嘆贊曰:「好人家!」衆驚顧。俄檐間又言之。叟起曰:「大仙至矣。」羣從叟岸幘出迎。又聞作拱致聲。既入室,遂大笑縱談。時少宰兄弟尚諸生,方人闈歸。仙言:「二公闈卷亦佳;但經不熟,再須勤勉,雲路亦不遠矣。」二公敬問祖病。曰:「生死事大,其理難明。」因共知其不祥。無何,太先生謝世。

舊有猴人,弄猴於村。猴斷鎖而逸,不可追,入山中。數十年,人猶見之。其走飄忽,見人則竄。後漸入村中,竊食果餌,人皆莫之見。一日,為村人所睹,逐諸野,射而殺之。而猴之鬼竟不自知其死也,但覺身輕如葉,一息百里。遂往依河間叟,曰:「汝能奉我,我為汝致富。」因自號靜山云。

長沙有猴,頸繫金鍊,嘗往來士大夫家。見之者必有慶幸之事。予之果,亦食。不知其何來,亦不知其何往也。有九旬餘老人言:「幼時猶見其鍊上有牌,有前明藩邸識記。」想亦仙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