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聊齋志異
  秦生

萊州秦生,製藥酒,誤投毒味,未忍傾棄,封而置之。積年餘,夜適思飲,而無所得酒。忽憶所藏,啟封嗅之,芳烈噴溢,腸癢涎流,不可制止。取琖將嘗,妻苦勸諫。生笑曰:「快飲而死,勝於饞渴而死多矣。」一琖既盡,倒瓶再斟。妻覆其瓶,滿屋流溢。生伏地而牛飲之。少時,腹痛口噤,中夜而卒。妻號泣,為備棺木,行入殮矣。

次夜,忽有美人入,身長不滿三尺,逕就靈寢,以甌水灌之,豁然頓甦。叩而詰之,曰:「我狐仙也。適丈夫入陳家竊酒醉死,往救而歸,偶過君家,彼憐君子與己同病,故使妾以餘藥活之也。」言訖,不見。

余友人丘行素貢士,嗜飲。一夜思酒,而無可行沽,輾轉不可復忍,因思代以醋。謀諸婦,婦嗤之。丘固強之,乃煨醯以進。壺既盡,始解衣甘寢。次曰,夫人竭壺酒之資,遣僕代沽。道遇伯弟襄宸,詰知其故,因疑嫂不肯為兄謀酒。僕言:「夫人云:『家中蓄醋無多,昨夜已盡其半;恐再一壺,則醋根斷矣。』」聞者皆笑之。不知酒興初濃,即毒藥猶甘之,況醋乎?亦可以傳矣。


上篇 / -- / 下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