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聊齋志異
  庫官

鄒平張華東公,奉旨祭南岳。道出江淮間,將宿驛亭。前驅白:「驛中有怪異,宿之必致紛紜。」張弗聽。宵分,冠劍而坐。俄聞鞾聲入,則一頒白叟,皂紗黑帶。怪而問之。叟稽首曰:「我庫官也。為大人典藏有日矣。幸節鉞遙臨,下官釋此重負。」問:「庫存幾何?」答言:「二萬三千五百金。」公慮多金累綴,約歸時盤驗。叟唯唯而退。張至南中,餽遺頗豐。及還,宿驛亭,叟復出謁。及問庫物,曰:「已撥遼東兵餉矣。」深訝其前後之乖。叟曰:「人世祿命,皆有額數,錙銖不能增損。大人此行,應得之數已得矣,又何求?」言已,竟去。張乃計其所獲,與所言庫數,適相脗合。方歎飲啄有定,不可以妄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