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聊齋志異
  西僧

兩僧自西域來,一赴五台,一卓錫泰山。其服色言貌,俱與中國殊異。自言:「歷火燄山,山重重,氣熏騰若爐灶。凡行必於雨後,心凝目注,輕跡步履之;悞蹴山石,則飛燄騰灼焉。又經流沙河,河中有水晶山,峭壁插天際,四面瑩澈,似無所隔。又有隘,可容單車;二龍交角對口把守之。過者先拜龍;龍許過,則口角自開。龍色白,鱗鬣皆如晶然。」僧言:「途中歷十八寒暑矣。離西土者十有二人,至中國僅存其二。西土傳中國名山四:一泰山,一華山,一五台,一落伽也。相傳山上遍地皆黃金,觀音、文殊猶生。能至其處,則身便是佛,長生不死。」聽其所言狀,亦猶世人之慕西土也。倘有西遊人,與東渡者中途相值,各述所有,當必相視失笑,兩免跋涉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