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襄公二十九年

一、二十有九年,春,公在楚。

閔公也。

二、夏,五月,公至自楚。

喜之也。致君者,殆其往,而喜其反,此致君之意義也。

三、庚午,衞侯衎卒。

四、閽弒吳子餘祭。

閽,門者也,寺人也。不稱名姓,閽不得齊於人。不稱其君,閽不得君其君也。禮,君不使無恥,不近刑人,不狎敵,不邇怨。賤人非所貴也,貴人非所刑也,刑人非所近也。舉至賤而加之吳,吳子近刑人也。閽弒吳子餘祭,仇人也。

五、仲孫羯會晉荀盈、齊高止、宋華定、衞世叔儀、鄭公孫段、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城杞。

古者,天子封諸侯,其地足以容其民,其民足以滿城以自守也。杞危而不能自守,故諸侯之大夫相帥以城之,此變之正也。

六、晉侯使士鞅來聘。

七、杞子來盟。

八、吳子使札來聘。

吳其稱子何也?善使延陵季子,故進之也。身賢,賢也。使賢,亦賢也。延陵季子之賢,尊君也。其名,成尊於上也。

九、秋,九月,葬衞獻公。

十、齊高止出奔北燕。

其曰北燕,從史文也。

十一、冬,仲孫羯如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