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成公十七年

一、十有七年,春,衞北宮括帥師侵鄭。

二、夏,公會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衞侯、曹伯、邾人伐鄭。

三、六月,乙酉,同盟於柯陵。

柯陵之盟,謀復伐鄭也。

四、秋,公至自會。

不曰至自伐鄭也,公不周乎伐鄭也。何以知公之不周乎伐鄭?以其以會致也。何以知其盟復伐鄭也?以其後會之人盡盟者也。不周乎伐鄭,則何為日也?言公之不背柯陵之盟也。

五、齊高無咎出奔莒。

六、九月,辛丑,用郊。

夏之始可以承春,以秋之末,承春之始,蓋不可矣。九月用郊,用者,不宜用也。宮室不設,不可以祭;衣服不脩,不可以祭;車馬器械不備,不可以祭;有司一人不備其職,不可以祭。祭者,薦其時也,薦其敬也,薦其美也,非享味也。

七、晉侯使荀罃來乞師。

八、冬,公會單子、晉侯、宋公、衞侯、曹伯、齊人、邾人伐鄭。

言公不背柯陵之盟也。

九、十有一月,公至自伐鄭。

十、壬申,公孫嬰齊卒於貍蜃。

十一月無壬申,壬申乃十月也。致公而後錄,臣子之義。其地,未踰竟也。

十一、十有二月,丁巳,朔,日有食之。

十二、邾子貜且卒。

十三、晉殺其大夫郤錡、郤犨、郤至。

自禍於是起矣。

十四、楚人滅舒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