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文公六年

一、六年,春,葬許僖公。

二、夏,季孫行父如陳。

三、秋,季孫行父如晉。

四、八月,乙亥,晉侯驩卒。

五、冬,十月,公子遂如晉。

六、葬晉襄公。

七、晉殺其大夫陽處父。

稱國以殺,罪累上也。襄公已葬,其以累上之辭言之何也?君漏言也。上泄則下暗,下暗則上聾,且暗且聾,無以相通。夜姑,殺者也。夜姑之殺奈何?曰,晉將與狄戰,使狐夜姑為將軍,趙盾佐之。陽處父曰:「不可。古者君之使臣也,使仁者佐賢者,不使賢者佐仁者。今趙盾賢,夜姑仁,其不可乎。」襄公曰:「諾。」謂夜姑曰:「吾始使盾佐女,今女佐盾矣。」夜姑曰:「敬諾。」襄公死。處父主竟上,夜姑使人殺之。君漏言也。故士造辟而言,詭辭而出,曰:「用我則可,不用我則無亂其德。」

八、晉狐夜姑出奔狄。

九、閏月不告月,猶朝於廟。

不告月者何也?不告朔也。不告朔則何為不言朔也?閏月者,附月之餘日也,積分而成於月者也。天子不以告朔,而喪事不數也。猶之為言可以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