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僖公三十三年

一、三十有三年,春,王二月,秦人入滑。

滑,國也。

二、齊侯使國歸父來聘。

三、夏,四月,辛巳,晉人及姜戎敗秦師於殽。

不言戰而言敗何也?狄秦也。其狄之何也?秦越千里之險入虛國,進不能守,退敗其師徒,亂人子女之教,無男女之別。秦之為狄,自殽之戰始也。秦伯將襲鄭,百里子與蹇叔子諫曰:「千里而襲人,未有不亡者也。」秦伯曰:「子之冢木已拱矣,何知?」師行,百里子與蹇叔子送其子而戒之曰:「女死必於殽之巖唫之下。我將屍女於是。」師行,百里子與蹇叔子隨其子而哭之。秦伯怒曰:「何為哭吾師也?」二子曰:「非敢哭師也,哭吾子也。我老矣,彼不死則我死矣。」晉人與姜戎要而擊之殽,匹馬倚輪無反者。晉人者,晉子也。其曰人何也?微之也。何為微之?不正其釋殯而主乎戰也。

四、癸巳,葬晉文公。

日葬,危不得葬也。

五、狄侵齊。

六、公伐邾,取訾樓。

七、秋,公子遂帥師伐邾。

八、晉人敗狄於箕。

九、冬,十月,公如齊。

十、十有二月,公至自齊。

十一、乙巳,公薨於小寢。

小寢,非正也。

十二、隕霜不殺草,李梅實。

未可殺而殺,舉重也。可殺而不殺,舉輕也。實之為言猶實也。

十三、晉人、陳人、鄭人伐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