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僖公二十六年

一、二十有六年,春,王正月,己未,公會莒子、衞寧速,盟於向。

公不會大夫,其曰寧速何也?以其隨莒子,可以言會也。

二、齊人侵我西鄙,公追齊師,至巂,弗及。

人,微者也。侵,淺事也。公之追之,非正也。至巂,急辭也。弗及者,弗與也,可以及而不敢及也。其侵也曰人,其追也曰師,以公之弗及,大之也。弗及,內辭也。

三、夏,齊人伐我北鄙。

四、衞人伐齊。

五、公子遂如楚乞師。

乞,重辭也,重人之死也,非所乞也。師出不必反,戰不必勝,故重之也。

六、秋,楚人滅夔,以夔子歸。

夔,國也。不日,微國也。以歸,猶愈乎執也。

七、冬,楚人伐宋,圍閔。

伐國不言圍邑,此其言圍何也?以吾用其師,目其事也。非道用師也。

八、公以楚師伐齊,取穀。

以者,不以者也。民者,君之本也。使民以其死,非其正也。

九、公至自伐齊。

惡事不致,此其致之何也?危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