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僖公元年

一、元年,春,王正月。

繼弒君不言即位,正也。

二、齊師、宋師、曹師次於聶北,救邢。

救不言次,言次,非救也。非救而曰救何也?遂齊侯之意也。是齊侯與?齊侯也。何用見其是齊侯也?曹無師,曹師者,曹伯也。其不言曹伯何也?以其不言齊侯,不可言曹伯也。其不言齊侯何也?以其不足乎揚,不言齊侯也。

三、夏,六月,邢遷於夷儀。

遷者,猶得其國家以往者也。其地,邢復見也。

四、齊師、宋師、曹師城邢。

是向之師也。使之如改事然,美齊侯之功也。

五、秋,七月,戊辰,夫人姜氏薨於夷,齊人以歸。

夫人薨不地。地,故也。不言以喪歸,非以喪歸也,加喪焉。諱以夫人歸也,其以歸,薨之也。

六、楚人伐鄭。

七、八月,公會齊侯、宋公、鄭伯、曹伯、邾人於檉。

八、九月,公敗邾師於偃。

不日,疑戰也。疑戰而曰敗,勝內也。

九、冬,十月,壬午,公子友帥師敗莒師於麗,獲莒挐。

莒無大夫,其曰莒挐何也?以吾獲之目之也。內不言獲,此其言獲何也?惡公子之紿。紿者奈何?公子友謂莒挐曰:「吾二人不相說,士卒何罪?」屏左右而相搏。公子友處下,左右曰「孟勞。」孟勞者,魯之寶刀也。公子友以殺之。然則何以惡乎紿也?曰棄師之道也。

十、十有二月,丁巳,夫人氏之喪至自齊。

其不言姜,以其殺二子,貶之也。或曰「為齊桓諱殺同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