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莊公二十九年

一、二十有九年,春,新延廐。

延廐者,法廐也。其言新,有故也。有故,則何為書也?古之君人者,必時視民之所勤。民勤於力,則功築罕;民勤於財,則貢賦少;民勤於食,則百事廢矣。冬,築微。春,新延廐,以其用民力為已悉矣。

二、夏,鄭人侵許。

三、秋,有蜚。

一有一亡曰有。

四、冬,十有二月,紀叔姬卒。

五、城諸及防。

可城也,以大及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