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莊公十九年

一、十有九年,春,王正月。

二、夏,四月。

三、秋,公子結媵陳人之婦於鄄,遂及齊侯、宋公盟。

媵,淺事也,不志。此其志何也?辟要盟也。何以見其辟要盟也?媵,禮之輕者也。盟,國之重也,以輕事遂乎國重無說。其曰陳人之婦,略之也。其不日,數渝,惡之也。

四、夫人姜氏如莒。

婦人既嫁,不踰竟,踰竟非正也。

五、冬,齊人、宋人、陳人伐我西鄙。

其曰鄙,遠之也。其遠之何也?不以難邇我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