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穀梁傳
   莊公十年

一、十年,春,王正月,公敗齊師於長勺。

不日,疑戰也。疑戰而曰敗,勝內也。

二、二月,公侵宋。

侵時,此其月何也?乃深其怨於齊,又退侵宋以眾其敵,惡之,故謹而月之。

三、三月,宋人遷宿。

遷,亡辭也。其不地,宿不復見也。遷者,猶未失其國家以往者也。

四、夏,六月,齊師、宋師次於郎。公敗宋師於乘丘。

次,止也,畏我也。不日,疑戰也。疑戰而曰敗,勝內也。

五、秋,九月,荊敗蔡師於莘,以蔡侯獻舞歸。

荊者,楚也。何為謂之荊?狄之也。何為狄之?聖人立,必後至。天子弱,必先叛,故曰荊,狄之也。蔡侯何以名也?絕之也。何為絕之?獲也。中國不言敗,此其言敗何也?中國不言敗,蔡侯見其獲乎?其言敗何也?釋蔡侯之獲也。以歸,猶愈乎執也。

六、冬,十月,齊師滅譚,譚子奔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