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哀公六年

一、六年。春,城邾婁葭。

二、晉趙鞅帥師伐鮮虞。

三、吳伐陳。

四、夏,齊國夏及高張來奔。

五、叔還會吳于柤。

六、秋七月庚寅,楚子軫卒。

七、齊陽生入于齊。

八、齊陳乞弒其君舍。

弒而立者不以當國之辭言之,此其以當國之辭言之何?為諼也。此其為諼奈何?景公謂陳乞曰:「吾欲立舍,何如?」陳乞曰:「所樂乎為君者,欲立之則立之,不欲立則不立。君如欲立之,則臣請立之。」陽生謂陳乞曰:「吾聞子蓋將不欲立我也。」陳乞曰:「夫千乘之主,將廢正而立不正,必殺正者。吾不立子者,所以生子者也。走矣!」與之玉節而走之。景公死而舍立。陳乞使人迎陽生于諸其家。除景公之喪,諸大夫皆在朝,陳乞曰:「常之母有魚菽之祭,願諸大夫之化我也。」諸大夫皆曰:「諾。」於是皆之陳乞之家坐。陳乞曰:「吾有所為甲,請以示焉。」諸大夫皆曰:「諾。」於是使力士舉巨囊而至于中霤,諸大夫見之,皆色然而駭,開之則闖然公子陽生也。陳乞曰:「此君也已!」諸大夫不得已皆逡巡北面,再拜稽首而君之爾。自是往弒舍。

九、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婁。

十、宋向巢帥師伐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