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哀公三年

一、三年。春,齊國夏、衞石曼姑帥師圍戚。

齊國夏曷為與衞石曼姑帥師圍戚?伯討也。此其為伯討奈何?曼姑受命乎靈公而立輒,以曼姑之義為固,可以距之也。輒者曷為者也?蒯聵之子也。然則曷為不立蒯聵而立輒?蒯聵為無道,靈公逐蒯聵而立輒。然則輒之義可以立乎?曰:「可。」其可奈何?不以父命辭王父命,以王父命辭父命,是父之行乎子也。不以家事辭王事,以王事辭家事,是上之行乎下也。

二、夏四月甲午,地震。

三、五月辛卯,桓宮、僖宮災。

此皆毀廟也,其言災何?復立也。曷為不言其復立?春秋見者不復見也。何以不言及?敵也。何以書?記災也。

四、季孫斯、叔孫州仇帥師城開陽。

五、宋樂髡帥師伐曹。

六、秋七月丙子,季孫斯卒。

七、蔡人放其大夫公孫獵于吳。

八、冬十月癸卯,秦伯卒。

九、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邾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