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定公八年

一、八年。春王正月,公侵齊。公至自侵齊。

二、二月,公侵齊。三月,公至自侵齊。

三、曹伯露卒。

四、夏,齊國夏帥師伐我西鄙。

五、公會晉師于瓦。公至自瓦。

六、秋七月戊辰,陳侯柳卒。

七、晉趙鞅帥師侵鄭,遂侵衞。

八、葬曹靖公。

九、九月,葬陳懷公。

十、季孫斯、仲孫何忌帥師侵衞。

十一、冬,衞侯、鄭伯盟于曲濮。

十二、從祀先公。

從祀者何?順祀也。文公逆祀,去者三人。定公順祀,叛者五人。

十三、盜竊寶玉、大弓。

盜者孰謂?謂陽虎也。陽虎者,曷為者也?季氏之宰也。季氏之宰則微者也,惡乎得國寶而竊之?陽虎專季氏,季氏專魯國,陽虎拘季孫,孟氏與叔孫氏迭而食之。睋而鋟其板曰:「某月某日,將殺我于蒲圃,力能救我則於是。」至乎日若時而出。臨南者,陽虎之出也,御之。於其乘焉,季孫謂臨南曰:「以季氏之世世有子,子可以不免我死乎?」臨南曰:「有力不足,臣何敢不勉。」陽越者,陽虎之從弟也,為右。諸陽之從者,車數十乘,至于孟衢,臨南投策而墜之,陽越下取策,臨南駷馬,而由乎孟氏,陽虎從而射之,矢著于莊門。然而,甲起於琴如。弒不成,卻反舍于郊,皆說然息。或曰:「弒千乘之主而不克,舍此可乎?」陽虎曰:「夫孺子得國而已,如丈夫何?」睋而曰:「彼哉!彼哉!趣駕。」既駕,公斂處父帥師而至,慬然後得免,自是走之晉。寶者何?璋判白,弓繡質,龜青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