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昭公二十五年

一、二十有五年。春,叔孫舍如宋。

二、夏,叔倪會晉趙鞅、宋樂世心、衞北宮喜、鄭游吉、曹人、邾婁人、滕人、薛人、小邾婁人于黃父。

三、有鸛鵒來巢。

何以書?記異也。何異爾?非中國之禽也,宜穴又巢也。

四、秋七月,上辛大雩。季辛又雩。

又雩者何?又雩者非雩也,聚眾以逐季氏也。

五、九月己亥,公孫于齊,次于楊州。

六、齊侯唁公于野井。

唁公者何?昭公將弒季氏,告子家駒曰:「季氏為無道,僭於公室久矣,吾欲弒之,何如?」子家駒曰:「諸侯僭於天子,大夫僭於諸侯久矣。」昭公曰:「吾何僭矣哉?」子家駒曰:「設兩觀,乘大路,朱干,玉戚,以舞大夏,八佾以舞大武,此皆天子之禮也。且夫牛馬維婁,委己者也,而柔焉。季氏得民眾久矣,君無多辱焉!」昭公不從其言,終弒而敗焉。走之齊,齊侯唁公于野井,曰:「奈何君去魯國之社稷?」昭公曰:「喪人不佞,失守魯國之社稷,執事以羞。」再拜顙,慶子家駒曰:「慶子免君於大難矣。」子家駒曰:「臣不佞,陷君於大難,君不忍加之以鈇鑕,賜之以死。」再拜顙。高子執簞食與四脡脯,國子執壺漿,曰:「吾寡君聞君在外,餕饔未就,敢致糗于從者。」昭公曰:「君不忘吾先君,延及喪人,錫之以大禮。」再拜稽首,以衽受。高子曰:「有夫不祥,君無所辱大禮。」昭公蓋祭而不嘗。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敢以請。」昭公曰:「喪人不佞,失守魯國之社稷,執事以羞,敢辱大禮,敢辭。」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敢固以請。」昭公曰:「以吾宗廟之在魯地,有先君之服,未之能以服;有先君之器,未之能以出,敢固辭。」景公曰:「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未之敢服;有不腆先君之器,未之敢用,請以饗乎從者。」昭公曰:「喪人其何稱?」景公曰:「孰君而無稱?」昭公於是噭然而哭,諸大夫皆哭。既哭以人為菑,以幦為席,以鞌為几,以遇禮相見。孔子曰:「其禮與!其辭足觀矣!」

七、冬十月戊辰,叔孫舍卒。

八、十有一月己亥,宋公佐卒于曲棘。

曲棘者何?宋之邑也。諸侯卒其封內不地,此何以地?憂內也。

九、十有二月,齊侯取運。

外取邑不書?此何以書?為公取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