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昭公十九年

一、十有九年。春,宋公伐邾婁。

二、夏五月戊辰,許世子止弒其君買。

三、己卯,地震。

四、秋,齊高發帥師伐莒。

五、冬,葬許悼公。

賊未討,何以書葬?不成于弒也。曷為不成于弒?止進藥而藥殺也。止進藥而藥殺,則曷為加弒焉爾?譏子道之不盡也。其譏子道之不盡奈何?曰:樂正子春之視疾也,復加一飯則脫然愈,復損一飯則脫然愈,復加一衣則脫然愈,復損一衣則脫然愈。止進藥而藥殺,是以君子加弒焉爾。曰「許世子止弒其君買」,是君子之聽止也。「葬許悼公」,是君子之赦止也。赦止者,免止之罪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