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襄公二十七年

一、二十有七年。春,齊侯使慶封來聘。

二、夏,叔孫豹會晉趙武、楚屈建、蔡公孫歸生、衞石惡、陳孔瑗、鄭良霄、許人、曹人于宋。

三、衞殺其大夫寗喜,衞侯之弟鱄出奔晉。

衞殺其大夫寗喜,則衞侯之弟鱄曷為出奔晉?為殺寗喜出奔也。曷為為殺寗喜出奔?衞寗殖與孫林父逐衞侯而立公孫剽,寗殖病將死,謂喜曰:「黜公者,非吾意也,孫氏為之。我即死,女能固納公乎?」喜曰:「諾。」寗殖死,喜立為大夫,使人謂獻公曰:「黜公者,非寗氏也,孫氏為之。吾欲納公,何如?」獻公曰:「子茍納我,吾請與子盟。」喜曰:「無所用盟,請使公子鱄約之。」獻公謂公子鱄曰:「寗氏將納我,吾欲與之盟。其言曰:『無所用盟,請使公子鱄約之。』子固為我與之約矣。」公子鱄辭曰:「夫負羈縶,執鈇鑕從君東西南北,則是臣僕庶孽之事也。若夫約言為信,則非臣僕庶孽之所敢與也。」獻公怒曰:「黜我者,非寗氏與,孫氏凡在爾。」公子鱄不得已而與之約。已約,歸至,殺寗喜。公子鱄挈其妻子而去之,將濟于河,攜其妻子而與之盟,曰:「茍有履衞地食衞粟者,昧雉彼視。」

四、秋七月辛巳,豹及諸侯之大夫盟于宋。

曷為再言豹?殆諸侯也。曷為殆諸侯?為衞石惡在是也,曰惡人之徒在是矣。

五、冬十有二月乙亥朔,日有食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