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成公二年

一、二年,春,齊侯伐我北鄙。

二、夏四月丙戌,衞孫良夫帥師及齊師戰于新築,衞師敗績。

三、六月癸酉,季孫行父、臧孫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帥師會晉郤克、衞孫良夫、曹公子手及齊侯戰于鞌,齊師敗績。

曹無大夫,公子手何以書?憂內也。

四、秋七月,齊侯使國佐如師。己酉,及國佐盟于袁婁。

君不使乎大夫,此其行使乎大夫何?佚獲也。其佚獲奈何?師還齊侯,晉郤克投戟逡巡再拜稽首馬前。逢丑父者,頃公之車右也,面目與頃公相似,衣服與頃公相似,代頃公當左。使頃公取飲,頃公操飲而至,曰:「革取清者。」頃公用是佚而不反。逢丑父曰:「吾賴社稷之神靈,吾君已免矣。」郤克曰:「欺三軍者,其法奈何?」曰:「法斮。」於是斮逢丑父。己酉,及齊國佐盟于袁婁。曷為不盟于師而盟于袁婁?前此者,晉郤克與臧孫許同時而聘于齊。蕭同姪子者,齊君之母也,踊于棓而窺客,則客或跛或眇,於是使跛者迓跛者,使眇者迓眇者。二大夫出相與踦閭而語,移日然後相去。齊人皆曰:「患之起必自此始!」二大夫歸,相與率師為鞌之戰,齊師大敗。齊侯使國佐如師,郤克曰:「與我紀侯之甗,反魯、衞之侵地,使耕者東畝,且以蕭同姪子為質,則吾舍子矣。」國佐曰:「與我紀侯之甗,請諾。反魯、衞之侵地,請諾。使耕者東畝,是則土齊也。蕭同姪子者,齊君之母也。齊君之母,猶晉君之母也,不可。請戰,壹戰不勝請再,再戰不勝請三,三戰不勝,則齊國盡子之有也,何必以蕭同姪子為質?」揖而去之。郤克䀢魯、衞之使,使以其辭而為之請,然後許之。逮于袁婁而與之盟。

五、八月壬午,宋公鮑卒。

六、庚寅,衞侯遬卒。

七、取汶陽田。

汶陽田者何?鞌之賂也。

八、冬,楚師、鄭師侵衞。

九、十有一月,公會楚公子嬰齊于蜀。

十、丙申,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陳人、衞人、鄭人、齊人、曹人、邾婁人、薛人、鄫人盟于蜀。

此楚公子嬰齊也,其稱人何?得一貶焉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