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宣公十二年

一、十有二年,春,葬陳靈公。

討此賊者非臣子也,何以書葬?君子辭也。楚已討之矣,臣子雖欲討之而無所討也。

二、楚子圍鄭

三、夏六月乙卯,晉荀林父帥師及楚子戰于邲,晉師敗績。

大夫不敵君,此其稱名氏以敵楚子何?不與晉而與楚子為禮也。曷為不與晉而與楚子為禮也?莊王伐鄭,勝乎皇門,放乎路衢。鄭伯肉袒,左執茅旌,右執鸞刀,以逆莊王曰:「寡人無良,邊垂之臣,以干天禍,是以使君王沛焉,辱到敝邑。君如矜此喪人,錫之不毛之地,使帥一二耋老而綏焉,請唯君王之命。」莊王曰:「君之不令臣交易為言,是以使寡人得見君之玉面,而微至乎此。」莊王親自手旌,左右撝軍退舍七里。將軍子重諫曰:「南郢之與鄭相去數千里,諸大夫死者數人,廝役扈養,死者數百人,今君勝鄭而不有,無乃失民臣之力乎?」莊王曰:「古者杅不穿、皮不蠹,則不出於四方。是以君子篤於禮而薄于利,要其人而不要其土,告從不赦不詳,吾以不詳道民,災及吾身,何日之有?」既則晉師之救鄭者至,曰:「請戰。」莊王許諾。將軍子重諫曰:「晉,大國也,王師淹病矣,君請勿許也。」莊王曰:「弱者吾威之,彊者吾辟之,是以使寡人無以立乎天下?」令之還師而逆晉寇。莊王鼓之,晉師大敗,晉眾之走者,舟中之指可掬矣。莊王曰:「嘻!吾兩君不相好,百姓何罪?」令之還師而佚晉寇。

四、秋七月。

五、冬十有二月戊寅,楚子滅蕭。

六、晉人、宋人、衞人、曹人同盟于清丘。

七、宋師伐陳。

八、衞人救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