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文公二年

一、二年,春王二月甲子,晉侯及秦師戰于彭衙,秦師敗績。

二、丁丑,作僖公主。

作僖公主者何?為僖公作主也。主者曷用?虞主用桑,練主用栗。用栗者,藏主也。作僖公主,何以書?譏。何譏爾?不時也。其不時奈何?欲久喪而後不能也。

三、三月乙巳,及晉處父盟。

此晉陽處父也,何以不氏?諱與大夫盟也。

四、夏六月,公孫敖會宋公、陳侯、鄭伯、晉士縠,盟于垂斂。

五、自十有二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何以書?記異也。大旱以災書,此亦旱也,曷為以異書?大旱之日短而云災,故以災書。此不雨之日長而無災,故以異書也。

六、八月丁卯,大事于太廟,躋僖公。

大事者何?大祫也。大祫者何?合祭也。其合祭奈何?毀廟之主陳于太祖,未毀廟之主皆升,合食于太祖,五年而再殷祭。躋者何?升也。何言乎升僖公?譏。何譏爾?逆祀也。其逆祀奈何?先禰而後祖也。

七、冬,晉人、宋人、陳人、鄭人伐秦。

八、公子遂如齊納幣。

納幣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譏喪娶也。娶在三年之外,則何譏乎喪娶?三年之內不圖婚。吉禘于莊公,譏。然則曷為不於祭焉譏?三年之恩疾矣,非虛加之也,以人心為皆有之。以人心為皆有之,則曷為獨於娶焉譏?娶者,大吉也,非常吉也。其為吉者主於己,以為有人心焉者,則宜於此焉變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