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僖公二十八年

一、二十有八年,春,晉侯侵曹,晉侯伐衞。

曷為再言晉侯?非兩之也。然則何以不言遂?未侵曹也。未侵曹則其言侵曹何?致其意也。其意侵曹。則曷為伐衞?晉侯將侵曹,假塗于衞,衞曰不可得,則固將伐之也。

二、公子買戍衞,不卒戍刺之。

不卒戍者何?不卒戍者,內辭也,不可使往也。不可使往則其言戍衞何?遂公意也。刺之者何?殺之也。殺之則曷為謂之刺之?內諱殺大夫,謂之刺之也。

三、楚人救衞。

四、三月丙午,晉侯入曹,執曹伯、畀宋人。

畀者何?與也。其言畀宋人何?與使聽之也。曹伯之罪何?甚惡也。其甚惡奈何?不可以一罪言也。

五、夏四月己巳,晉侯、齊師、宋師、秦師及楚人戰于城濮,楚師敗績。

此大戰也,曷為使微者?子玉得臣也。子玉得臣則其稱人何?貶。曷為貶?大夫不敵君也。

六、楚殺其大夫得臣。

七、衞侯出奔楚。

八、五月癸丑,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衞子、莒子,盟于踐土。陳侯如會。

其言如會何?後會也。

九、公朝于王所。

曷為不言公如京師?天子在是也。天子在是,則曷為不言天子在是?不與致天子也。

十、六月,衞侯鄭自楚復歸于衞。

十一、衞元咺出奔晉。

十二、陳侯款卒。

十三、秋,𣏌伯姬來。

十四、公子遂如齊。

十五、冬,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陳子、莒子、邾婁子、秦人于溫。

十六、天王狩于河陽。

狩不書,此何以書?不與再致天子也。魯子曰:「溫近而踐土遠也。」

十七、壬申,公朝于王所。

其日何?錄乎內也。

十八、晉人執衞侯歸之于京師。

歸之于者何?歸于者何?歸之于者罪已定矣,歸于者罪未定也。罪未定,則何以得為伯討?歸之于者,執之于天子之側者也,罪定不定,已可知矣。歸于者,非執之于天子之側者也,罪定不定,未可知也。衞侯之罪何?殺叔武也。何以不書?為叔武諱也。春秋為賢者諱。何賢乎叔武?讓國也。其讓國奈何?文公逐衞侯而立叔武,叔武辭立而他人立,則恐衞侯之不得反也,故於是已立,然後為踐土之會治反衞侯。衞侯得反曰:「叔武篡我。」元咺爭之曰:「叔武無罪。」終殺叔武,元咺走而出。此晉侯也,其稱人何?貶。曷為貶?衞之禍,文公為之也。文公為之奈何?文公逐衞侯而立叔武,使人兄弟相疑,放乎殺母弟者,文公為之也。

十九、衞元咺自晉復歸于衞。

自者何?有力焉者也。此執其君,其言自何?為叔武爭也。

二十、諸侯遂圍許。

二十一、曹伯襄復歸于曹。遂會諸侯圍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