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僖公四年

一、四年,春王正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侯、衞侯、鄭伯、許男、曹伯侵蔡,蔡潰。遂伐楚,次于陘。

潰者何?下叛上也。國曰潰,邑曰叛。其言次于陘何?有俟也。孰俟?俟屈完也。

二、夏,許男新臣卒。

三、楚屈完來盟于師,盟于召陵。

屈完者何?楚大夫也。何以不稱使?尊屈完也。曷為尊屈完?以當桓公也。其言盟于師、盟于召陵何?師在召陵也。師在召陵,則曷為再言盟?喜服楚也。何言乎喜服楚?楚有王者則後服,無王者則先叛。夷狄也,而亟病中國,南夷與北狄交。中國不絕若綫,桓公救中國,而攘夷狄,卒怗荊,以此為王者之事也。其言來何?與桓為主也。前此者有事矣,後此者有事矣,則曷為獨於此焉?與桓公為主,序績也。

四、齊人執陳袁濤塗。

濤塗之罪何?辟軍之道也。其辟軍之道奈何?濤塗謂桓公曰:「君既服南夷矣,何不還師濱海而東,服東夷且歸。」桓公曰:「諾。」於是還師濱海而東,大陷于沛澤之中。顧而執濤塗。執者曷為或稱侯?或稱人?稱侯而執者,伯討也。稱人而執者,非伯討也。此執有罪,何以不得為伯討?古者周公東征則西國怨,西征則東國怨。桓公假塗于陳而伐楚,則陳人不欲其反由己者,師不正故也。不修其師而執濤塗,古人之討,則不然也。

五、秋,及江人、黃人伐陳。

六、八月,公至自伐楚。

楚已服矣,何以致伐楚?叛盟也。

七、葬許繆公。

八、冬十有二月,公孫慈帥師會齊人、宋人、衞人、鄭人、許人、曹人侵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