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莊公二十七年

一、二十有七年,春,公會𣏌伯姬于洮。

二、夏六月,公會齊侯、宋公、陳侯、鄭伯,同盟于幽。

三、秋,公子友如陳葬原仲。

原仲者何?陳大夫也。大夫不書葬,此何以書?通乎季子之私行也。何通乎季子之私行?辟內難也。君子辟內難而不辟外難。內難者何?公子慶父、公子牙、公子友皆莊公之母弟也。公子慶父、公子牙通乎夫人,以脅公,季子起而治之,則不得與于國政,坐而視之則親親。因不忍見也,故於是復請至于陳,而葬原仲也。

四、冬,𣏌伯姬來。

其言來何?直來曰來,大歸曰來歸。

五、莒慶來逆叔姬。

莒慶者何?莒大夫也。莒無大夫,此何以書?譏。何譏爾?大夫越竟逆女,非禮也。

六、𣏌伯來朝。

七、公會齊侯于城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