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公羊傳
   莊公十二年

一、十有二年,春王三月,紀叔姬歸于酅。

其言歸于酅何?隱之也。何隱爾?其國亡矣,徒歸于叔爾也。

二、夏,四月。

三、秋八月甲午,宋萬弒其君接及其大夫仇牧。

及者何?累也。弒君多矣,舍此無累者乎?孔父、荀息皆累也。舍孔父、荀息無累者乎?曰:有。有則此何以書?賢也。何賢乎仇牧?仇牧可謂不畏彊禦矣!其不畏彊禦奈何?萬嘗與莊公戰,獲乎莊公。莊公歸,散舍諸宮中,數月然後歸之。歸反為大夫於宋。與閔公博,婦人皆在側。萬曰:「甚矣,魯侯之淑,魯侯之美也!天下諸侯宜為君者,唯魯侯爾!」閔公矜此婦人,妒其言,顧曰:「此虜也!爾虜焉故,魯侯之美惡乎至?」萬怒,搏閔公,絕其脰。仇牧聞君弒,趨而至,遇之于門,手劍而叱之。萬臂摋仇牧,碎其首,齒著乎門闔。仇牧可謂不畏彊禦矣!

四、冬十月,宋萬出奔陳。